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出猿】比邻

架空架空架空√OOC√纯脑洞√蠢作者错字受√

剧场版2进程√邻居梗番外√

番外到此为止,正文敬请期待


深夜福利

感觉身体被掏空【葛优躺



海内存出猿,天涯若比邻。【:-D



“草薙出云回来了。”


从宗像礼司口中得知这个消息时,伏见正在进行收尾工作,任性的上司独自一人闯进Jungle的地盘营救被绑架的安娜,现在整个S4都任劳任怨地忙着替老大擦屁股。


伏见觉得头与胃都在隐隐作痛。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前还能沉得住气的S4三把手,现在觉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安娜平安无事,Homra的人带她回去了。大概晚上他们会有什么小活动,但顺利的话明天不会有什么大事,我批你一天假。”


从终端内传来的上司的声音平静中有一丝确信。伏见发誓他还听出了看好戏的恶趣味,话语中裹挟的那浓浓的暗示和玩味让伏见想到了上司习惯性地扶了一把眼镜镜片反光的模样,身临其境到伏见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啊,是吗。”啧,这是全世界都知道草薙出云和伏见猿比古在一起了吗。


“怎么,伏见君听起来不是很高兴啊?”


“我没有不高兴。比起我,”伏见拖着公事公办的腔调回复,“室长您还是管好您自己的事吧,上头的人也差不多该注意到了,交涉还需要您出面。”


潜台词就是,您玩得差不多了就自己回来吧,反正那帮老家伙您自己看着办。


说是这么说,伏见倒是真心希望宗像礼司能够顺便脚滑摔上一跤跌个狗啃泥。起码可以欣赏一段时间鼻青脸肿的上司养养眼顺顺心。


“呵,这一点就无需担心了。倒是伏见你,”宗像礼司略停顿一秒,然后语调上扬,表露出一丝兴味,“假期只有一天,所以不要太乱来。毕竟S4还是很需要伏见你的。”


伏见顺手扶了一把眼镜,预料到上司最后会临时来这么一手的他并不感到意外,甚至内心波澜不惊。


“不劳您费心了。”


说实话,伏见并没有冷静到能够欣喜地迎接离家已久的男友,卿卿我我地一起吃顿亲手制作的夜宵并顺应气氛进行一次酣畅淋漓的床上运动。


特别是看到畅谈中的草薙与淡岛之后。


原本伏见是拿着报告准备交给淡岛的,据属下的指引在Jungle的基地外围找到了待机中的上司,以及一只顶着一头金发叼着烟头戴着墨镜的意外惊喜。


伏见在街对面停下了脚步,把报告塞给带路的属下之后扭头就走。


留下一头雾水被委以重任的属下,以及分神关注着他的草薙。


并不是说想逃避亦或是嫉妒心爆发。


只是在这种情境下见了面寒暄过,又能说些什么呢。


伏见感到一阵疲倦席卷了他的头脑,大半年的思念一瞬间显形,成为一团说不清是嫉妒还是怒火的张牙舞爪之物,他触手可及却不堪其重负。


现在他不想管什么报告,什么Jungle,什么倒霉上司。他只想赶紧回家,把冰箱里那只试做了第四次好不容易做得与草薙做的味道差不多的草莓蛋糕处理掉。


仿佛这样做就能把一直以来背负的重荷一股脑地甩掉。


眼不见为净。


原来他是如此思念草薙,思念到无法回到一个人的生活。


“呵,现在我也是骗子了。”伏见冷笑着自嘲道,放弃了自欺欺人。


草薙叹了一口气,吐出一口烟。


“怎么了?”淡岛接过属下递来的报告,敏锐地察觉到草薙分散开的注意力,瞥了一眼对面伏见的背影,意识到了什么,”是伏见吗?”


“哈哈,”草薙捏着烟头苦笑两声,“果然不能小看世理酱的直觉。”


盯着淡岛眯起的带着威胁的眼神,草薙讨饶道,“应该是惹他生气了,毕竟一直都没有联系他。”


“你们两个真是。”淡岛表示没见过这么别扭的情侣,“德国那边情况确实没有比这边好多少,你也只跟我们联络过一两次。但伏见又不一样,好歹也定期报个平安,他肯定会理解的。”


“哈哈,如果这样就好了。”不,不是这样的,他的伏见会有的反应可比这可爱千百倍。草薙暗自反驳着淡岛的话,只是面上仍打着哈哈混了过去。


伏见要是知道了他去德国的真实意图,很可能会为了查探情报以身犯险,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被揭穿了的话还会硬着嘴反驳他,像一只被侵犯了领地的野猫威胁地用爪子击打着地面。那时草薙只好按耐住想要抱抱亲亲伏见的蠢蠢欲动的心,痛并快乐地哄着伏见顺毛。


只是与此同时,来自Jungle和德国的势力会像寻到鸡蛋缝的苍蝇一样蜂拥而上。而身处异国的草薙,根本无法保护伏见。


那可是他捧在心尖上的宝贝。


怎么能随便展示给那帮心怀不轨的人看,任他们欺负呢。


草薙甚至自私地不想让淡岛知道这样的伏见。


看见此时伏见还能冲自己闹别扭,草薙却总算能安下心来。


好歹伏见平安无事。


如果连命都没了,那是想哄也哄不回来了。


草薙不可抑制的想到了逝去的两位挚友,两位同伴。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摘下很少离身的眼镜,揉了揉鼻梁。


他知道伏见能够理解他,可他欠伏见的又何止一个解释一份说辞。这两百多个日夜里他有多思念伏见,反之伏见就受了多少苦。


草薙从没有轻看伏见对他的感情,却低估了自己对伏见的重视以至于失了以往的果断理智。明知道伏见没有那么脆弱,反而有能力有手腕有智谋,他强到足以与自己并肩。可草薙却因为自己的不忍心而欺骗了他,亲手推开了他。


草薙重新戴上眼镜,又恢复了一直以来的冷静自持,只内心深处下了什么决定,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S4工作室内,面对堆积如山的档案资料,大多数成员却都在不务正业地谈论着S4三把手伏见猿比古的八卦。


虽然伏见处理文件的速度拔群效率见长质量绝佳,面部也无任何表情,但周身萦绕着“我很不爽”的气场依旧让属下们不敢凑上前去询问,只好小声用气音交流着。


“呐,伏见先生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啊。”日高起了头。


“我看着没什么不对的,是不是错觉?”道明寺觉得好玩,兴致勃勃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看伏见先生确实心情欠佳,应该是之前伏见先生向室长报告过后才这样的。”弁财道。


“那是室长又做了什么吧,他偶尔是会这样惹伏见先生生气。”布施犀利地指出了源头之一。


“可是那时候伏见先生会很明显的特别烦躁,敲键盘的声音都特别响。”加茂加入谈话。


“是啊是啊,现在的伏见先生总感觉比那时候还要让人不敢接近。”榎本抱怨了一句。


“况且,你们发现了没有,伏见先生从见过室长以后还没有说过超过五个字的话呢!”日高提出自己的观察结论。


“啊!被你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样啊,日高君果然观察很仔细啊。”道明寺恍然大悟。


随着属下们一阵莫名其妙的附和声,伏见敲下最后一个字符,提交报告,闷头喝下最后一口罐头咖啡,旋即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从几小时前就嗡嗡不断的交头接耳的声音在此刻销声匿迹,过了十几秒又猛然爆发。一阵推推嚷嚷,当初接待伏见入社的日高作为公选出来与伏见关系较近的人被挤到伏见身边。


“那个,伏见先生……”日高试探着开了口,半晌没有得到伏见的回应,又观察了半分钟,发现顶头上司此时其实心不在焉,根本没有听见他的声音。


“伏见先生!”日高又提高了些许声量,发现伏见身形一僵,停了收拾的动作。


“有事。”


哎呀不好啦,伏见先生心情差到连疑问的声调都没有了!日高一边腹诽着朝同僚们躲藏的位置比眼神,一边打着哈哈回答伏见,“那个,伏见先生现在就要回去了吗,真早啊。”


“嗯。”


“我们几个今天想要办一个小聚会,请同事们一起放松一下,伏见先生有空的话可以来参加啊。”


“我就不去了。”是了,伏见先生惯常是要拒绝的。以往大家都止于这句推辞,礼貌地告别几句就挥手了,但今天日高背负着重要的使命,背后十几只眼睛戳着他让他无法就此退却。


于是日高硬着头皮道,“伏见先生今天是心情不好吗?如果遇到了困扰的事情随时都可以找我相谈的。”


伏见抬了抬眼皮子,很给日高面子地看了他一眼,瞟过了属下们躲藏的地方又转回了日高的脸上,回道,“我没有心情不好。没有其他事我就回去了。”


“啊…没,没事了。伏见先生慢走。”


同僚们一个个跳出来同伏见告别,伏见走后大家散的散,打报告的打报告,惟独日高愣在了原地。


“日高你怎么了?”秋山推了一把日高,“回神了回神了。”


“刚刚……伏见先生的话超过五个字了。”


“你还把这当真了啊,伏见先生能自己处理好的。比起这个,日高你的报告还没写完呢。”


被秋山提醒了一句,日高叹了一口气,苦哈哈的回到座位加班。


【今晚一起吃晚餐?——草薙出云】12:34P.M.


【我等你。——草薙出云】16:01P.M.


中午和下午草薙分别传来了两个短讯给伏见,伏见在收到的那一瞬间就注意到了,却一直没有点开短讯也没有回复草薙。


伏见知道,无论他是否回复,草薙都会等着。


一下午都想着草薙的事,伏见最终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留下来加班,反而早早地回家了。


有人等着就会不一样吗,伏见伸出两指将眼镜向上推,揉了揉鼻梁。


果然有些累了。


相见与晚餐都稀疏平常。


伏见出现在公寓门口的一瞬间就被草薙的眼神锁定了。他们相互问好,结伴去了附近常去的那家家庭料理餐厅,点了惯常的两份套餐。


草薙笑着跟伏见说了许多话。


比如公寓因为长时间没有打扫积了厚厚一层灰,草薙苦恼着收拾了一下午,最终还是决定带着伏见出来吃饭。


比如草薙当初主动联系上了宗像礼司,请他介绍了德国的一些门道,再有如何反复思考决定只身一人前去寻求事件的真相。


比如Jungle的头目的来历确实在德国寻到了根,草薙费尽心血历经重重险难抓到了关键线索,现在与各方势力集合打算收网了。


比如草薙当时混进了德国的某大学,当时说是去留学也并不完全是错的,但他仍然很抱歉对伏见欺骗并隐瞒了真相。


草薙的语气很自然。他往常也习惯与伏见聊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现在也只是迟了些。


抛开话题,伏见甚至有一种,一切都与草薙离开之前一模一样的错觉。


可确实有什么不知名的东西在这期间慢慢发酵沉淀,变成了伏见所不熟悉的某种情绪,某种感官,某种思考方式,散发着甘冽的米酒的香甜。


伏见觉得自己有些晕乎乎的,像是喝醉了,亦像是身处梦境之中。


要不然时间怎么会停止在草薙将手覆于他的左手这一瞬间。


伏见盯着两人相叠的手看了很久,想着上一次的肢体相触还是草薙突然宣告要离开的那天,蓦地草薙收紧了捏着伏见的那只手,把伏见唤回了现实世界,于是他抬起头直视草薙的眼睛。


“回家吧。”伏见听到自己的声音说了这样一句话。


回家,回的是伏见家,毕竟草薙家现在还不能住人。伏见洗漱的空档草薙回隔壁随意拎了两件换洗衣物来。等草薙收拾好自己后伏见已经趴在床上刷着终端了。


伏见的属下们正在聚会,大部分人喝得酩酊大醉,秋山拍了一堆群魔乱舞的照片传给伏见,不过从一张秋山的恶搞自拍照看来,这位稳重的属下也醉得不轻,大概明天办公室里气氛又会很微妙了。


不过伏见向来不在意这些,他感觉到床另一侧的塌陷,关掉终端的同时被草薙抱在怀里。


草薙的手滑过伏见的细瘦的手臂,抚过蝴蝶骨突出的背脊,扣住腰窝捏了一把伏见腰上廖剩无几的几两肉。


“又瘦了。”草薙叹了一口气,“以前好吃好喝地养着也没胖多少,现在都回去了。”


伏见蹭开了点距离静静地看着草薙。草薙也瘦了,脸上的棱角愈发清晰,但身上结实了很多。伏见皱着眉捏了捏草薙硬邦邦的手臂肌肉,摸了摸草薙的肚子,硬的,再仔细数一数,腹肌八块,比以前多出了两块。


草薙忍不住笑了两声,见伏见瞪他便安慰道,“伏见太瘦了,先吃胖点然后一起练,好吗?”说着将额头凑了上去抵住伏见的,丝毫没有掩盖嘴角弧度的意思。


相距咫尺,呼吸交错间,困意上涌慢慢覆盖住思绪。


伏见依旧因为草薙自作主张断绝联系而生气,也依旧因为看到淡岛与草薙的和谐相处而嫉妒。可无论哪一种情绪都只能让他清醒地意识到草薙对他有多么重要。


他爱草薙。草薙也爱他。所以无论两人如何生对方的气,也不会考虑分手。现在伏见不会再思考立场年龄性格交际圈的差异,顾忌的东西少了感情便愈发纯粹。


让草薙意识到他的行为是错误的这一点很重要,可草薙的平安无事让这个教训可以慢慢进行,甚至延伸至生命那么长,中途偷个懒打个盹也无妨。伏见相信草薙是不会拒绝的。


也许那个草莓蛋糕不用扔掉了。


“明天再教训你。”伏见闭着眼用惯常的清冷语调说着,头埋进了草薙的颈窝里。


“好,我就在这里,就在你身边。”草薙是何等熟悉伏见,一听就知道伏见已经困得迷糊了,把人搂得更紧一点细声哄着入睡,“睡吧,猿比古。”


【我不会再离开了,所以安心入眠吧,我的宝贝。】




番外 END    by挣扎着写完了文还没有定下标题的蠢作者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