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出猿】等待

很久没有码字了,恢复恢复手感。

照旧【架空架空架空√OOC√纯脑洞√蠢作者错字受√】

依旧是邻居梗番外,正文不知所踪→→

时间线为K剧场版2。本来想回顾一遍剧场版,求证一下草薙去德国的时长的。然而我被困在B站里无法自拔,请原谅我的年少不经事,我忏悔。


说真的,我只码番外都能把这个故事讲完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伏见一如往常一般出门上班,懒散的眼眸扫了一眼隔壁的大门,随即收回视线迈开脚步,思绪却依旧蔓延开来。


Homra接连两位骨干成员的离世给这个组织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而草薙说不清是逃避还是别有所图的离开更是雪上加霜。


自从草薙那晚突如其来的离别,隔壁那间屋子也已经沉寂了大半年,伏见说不准此时自己内心是什么感受。


按耐住翻涌的无奈与烦躁,伏见并不想承认自己想念草薙。



恩,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吧。



只有一点点。


上班途中遇见碰到了小麻烦的土屋安娜,伏见愈发烦躁起来。


“Homra已经溃散到连一个小孩子都没人看管了吗?”这么讽刺着,伏见却出手把安娜护在了身后,飞快地解决了来找麻烦的Jungle成员并联络了S4工作室。


小姑娘在伏见身后拽着他的衣摆,认真地道了谢。



而被道谢的伏见心情并没有变好。


有一瞬间想到了至今仍旧颓废着的八田,又有一瞬想到了抛下这一切奔赴德国的草薙,不好说是怒其不争还是对无法挽回的事态感到无力。


最终伏见牵着安娜等来了接到伏见联络才姗姗来迟的镰本,坏嘴巴地嘲讽了如今的Homra,却败给了安娜因失落而垂下的小脑袋。



虽然伏见对草薙所谓去德国留学的借口嗤之以鼻,但也没有单纯到以为草薙真的是受不了压力才离开的。


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的吧,毕竟草薙惯是个有主意的。不然也不会放下两人互通心意没多久的关系不管,一走就是没有音讯的大半年。


这么想着,伏见复杂地目送镰本和安娜离开。


“……恩,我这边还是老样子。你那边呢,事情搞定了吗?”


“……”



只是来自动贩卖机买咖啡的伏见刚要把零钱塞进机器里,便听到了拐角处传来淡岛副室长在跟谁打电话的声音。


伏见下意识地停了动作,越听越觉得电话那头像是失联已久的某人。


这种时候要是自己出去了,那就太尴尬了。



“这样啊,也不枉我跟室长费心给你介绍关系了。”


“……”



关系?既然草薙的德国之行跟宗像淡岛扯上了关系,伏见觉得自己能猜到草薙去德国真正的理由了。



“你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吧,Homra最近情况一直不太好。”


“……”


“伏见?伏见也还是老样子。”淡岛顿了一顿,似是在思考措辞亦像是无从开口,“……草薙,我虽然不想深究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每次联系都会说起伏见,你这么想他怎么不自己去找他。”


“……”


“你心里有数就好,你们的事情我也管不着。总之……”


那人该是打着哈哈给糊弄过去了。


一瞬间伏见新仇旧恨一起翻上来,恶狠狠地把硬币塞进了自动贩卖机。


拐角处的淡岛听到声响挂了电话匆匆走出来,看到伏见眼神就复杂了起来,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点了点头就错身往回走。


清香入鼻。还是淡岛惯用的那支香水。


伏见总是见人不给好脸色,就算黑着脸心情再不愉快,旁人也只把这当日常。淡岛也同样不甚理解伏见,所以才会对草薙说伏见与往常没区别。


也只有伏见知道自己这段日子反常到什么地步了,几乎所有的不愉快都与草薙相关,即使他不在依旧占据了伏见思维中很可观的一部分。


在家里会无意识地想到隔壁的空房子,出门也会习惯性地看一眼草薙家的大门,Jungle的肆虐与Homra的颓势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伏见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曾经有草薙参与的一切日常生活,现在都少了一个人。


而那个人,能够区分伏见细微的心情的那个人,刚刚与自己的女性上司通过话。在过去几百个日夜里,也选择瞒着自己与淡岛联络。


明明都告诉过草薙,如果有事找他一定会帮忙的。



有所求必有所应。



一直以来,在两人的关系里被惯到无法无天的伏见第一次没有得到回应。


伏见恼怒到甚至想收回主动踏出去的那只脚。


“啧,装作关系有多好。”


也不知是在说谁。


一年前的某个雨天。


那是一个周六,休息日S4照常值班半天,没有特殊情况就下班。


撑伞回到公寓的伏见看到草薙领着一个女性进门。那位女性浑身湿透且赤着足,一双高跟鞋拎在手里,其中一只的跟扭曲着断掉了。


金发,身材丰满,一瞬间闪过的侧脸怎么看怎么像淡岛世理,恰好这天上午请了假缺勤的伏见的顶头上司。


伏见怔愣一瞬,对于这两人的相识感到意外。


然而这份相识,对于刚刚开始试着接受草薙的伏见来说,就像一盆冷水倒泼下来。不算冰冷,但足够他停下前进的脚步并冷静头脑。



一个小时后,洗了澡刷了会儿终端的伏见被渐渐开始折磨人的饥饿驱使来到厨房,面对空荡荡的冰箱意识到家里没有存粮。


以往这时候草薙该来找他一起吃午饭了,然而今天……


伏见拾起了进家门时随意扔在玄关处的钱包钥匙,决定出去解决中饭。



大概是伏见脸够黑,隔壁的大门恰巧也在同时打开。


可能是洗过澡了的淡岛穿着可能是烘干过的衣物,踩着可能是草薙修好的高跟鞋出现了。看到隔壁敞开的大门内同样惊讶的伏见,错愕了一阵子。


“原来伏见你住隔壁啊。”披着头发穿着便服的淡岛看上去柔和优雅了许多,可能是重新喷过了香水,淡淡的清香钻入鼻孔刺激着嗅觉神经。按理说,以伏见的喜好,这也不是让他厌恶的味道,此时却独独不想闻到这味道。


“那你刚才说要一起吃饭的邻居,是指伏见吗?你们关系这么好,倒是让人意外。”淡岛转过头与送行的草薙说道。


“是啊,正巧,我正准备做中饭,猿比古你也来帮我一下吧。”草薙挂着招牌的成熟温和的笑容,伏见觉得有些碍眼,但他此时急于确认某些事情,淡淡地应了一声也没有耍性子。


“那我还有事先走了。”淡岛挥别两人,临走前还摆出了伏见从未见过的微笑。



伏见正目送上司离去,却不防身后草薙突然张口道,“心情不好吗?”


“你在说什么?”伏见内心蓦地一惊,下意识地回首看草薙,嘴硬着反问了一句,带着一点被戳穿心事的恼羞成怒。


“你心情不好。”草薙换成了肯定的语气,“或者这样说,你吃醋了。”


“我才不会干这种无聊的事情。”伏见皱起眉头反驳,像一只爪子拍地以示警告的野猫。


草薙低声笑着把伏见拉进自己怀里,“我一直都是猿比古一位的。”


草薙臂弯的力度并没有变化,独属于草薙的苦涩烟草味也没有变化,并没有别的味道混杂进来。这让伏见下意识地放松了不知何时开始就紧绷着快断掉的那根线。


“我还以为肯定是Homra一位,是我高估你了吗。”伏见放松下来反而嘴更硬了。


感受到伏见细微的情绪变化以及微微放软的身躯,草薙笑着把人搂得更紧,不顾伏见的挣扎亲了一口发顶。


“是啊,你高估我了。猿比古很重要啊。”










骗子。


草薙出云是骗子。



【TBC by 递出毒糖果的蠢作者】


PS:小改于16.07.28凌晨




评论(1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