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兽之奏者同人】秘而不宣

兽之奏者同人,篇幅还不能确定。

原创人物有,纯脑洞,yy已久最终手痒忍不住开了坑。

其实文风不是很正经,当然是比不上原作的,还请看官请小心食用。




第一章    寻根问底(上)


这个国家有很多秘密。


有些众所皆知,例如掌管政权的真王领民与率领斗蛇军队的大公领民日渐离心。真王在传说里是能操纵万兽之王的神明,而大公则是双手染血的杀戮象征。双方的领民们两相生厌,大公领民看不上真王领民的高高在上,真王领民看不起大公领民的血染污秽。


有些秘密则被死死瞒在众人耳目所及之外,秘而不宣。


被少数人掌管着的真相与罪恶总是那么脆弱。


而有些人,抱着纯粹的好奇心与盲目的自信心,妄图打破薄如蝉翼的隔膜,将这些秘密彻底剖析。


简直就是天生的惹祸精。


莱尹啐了一口,瞪着眼前冥顽不灵的绿眸女人。


“你说你叫艾琳?”莱尹叨咕了一句什么,艾琳没有听清,“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关于这个,”艾琳冷静且固执,脊背挺直着不肯服软,“请原谅我我不能告知。”


“哼,也不用你说,绝对是兰斯那个蠢货。我的所在地只告诉过他。”莱尹用叉子捣烂盘中的肉泄愤,“真是的,就该把他的嘴巴缝上,尽会给我招惹麻烦。”


艾琳看着他盘子里的肉叹了一口气,心想兰斯大师说的没错,这位大人果然是个脾气不太好却容易心软的人。


从刚才她敲门开始就一直念叨着不满,本来照着兰斯的提议骗莱尹她是迷路的旅人或许不会这样被讨厌,只是她实在说不出谎言去欺瞒谁。


她想询问的事情实在是挑拨了他的神经,只是干脆的拒绝而非怒起将她赶走,甚至让她进了门还用吃食招待,不能说他不心软。


“既然您能够猜到,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还希望您斟酌以后能够将有关王兽的那件事告知,我很需要与之相关的知识。只凭我现在所知道的,是不足以做出任何能够改变真王大人的决策的劝说的。”


莱尹停下制造噪音的手,偏过头凝视坐在对面的女人,眼神清冷,神色间也寻不见适才暴躁的影子。


“我说过没有什么能告诉你的。”莱尹放弃了盘中的肉,起身将其撇进狗盘子里,一旁趴在爪子上休息的老猎犬高兴地晃着尾巴,三两口吞下肉。


“老家伙,还是这么贪吃。”莱尹笑骂了一句,揉了几把狗头。


艾琳视线跟随莱尹喂完狗走向厨房的身影,看到他捣鼓了一阵端出了另一份食物,露出了惊讶。


“在荒山野岭里露宿可不是好玩的,叫你家那位进来吧。”莱尹把盘子随手放在桌上,慢悠悠地上了楼,“吃好了自己收拾,二楼左手那一间是客房,今晚就让你们住下,明天我起来之后最好不要看见你们。”


许久,楼上传来房门开合的吱呀声。在这个装修不甚完善的木头房子里的一举一动都会有声响,楼上却在莱尹关上房门后了无声息。


艾琳咬紧下唇,知道这次大概是问不出什么了,但她不想放弃。


她站起身,打开木屋的大门。


“伊亚尔先生?”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树上翻身而下,走向艾琳,行走间踏过满地枯叶并没有留下痕迹。走近的男人面无表情,看向艾琳的眼神却很柔和。


“怎么了,艾琳?”


“莱尹大人给你也准备了食物,说允许我们今晚住下,但是让我们明早离开。”艾琳垂下绿眸,看上去有些失落。


伊亚尔了然。想必艾琳没能得到回答。


“我们还有时间,不用着急。”伊亚尔轻声安抚艾琳,她也很快摆脱了失落。


两人在一楼一起享用了进山三天来第一顿热食,一边轻声交谈着。


趴在壁炉边的老猎犬在伊亚尔进来的时候动了动,没有叫也没有露出警戒,只是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等两人吃完晚饭后,老猎犬不知何时已经蜷缩起来安稳入睡了。


伊亚尔和艾琳走上了二楼,一起进了二楼莱尹为他们留的客房。房内有一些生活的痕迹,看得出有被好好清理过,被褥也是崭新齐整的。


靠窗的书桌上放着一个雕刻精美的王兽木雕,舒展羽翼作出一副即将高飞的姿态,无论是形态还是细节都像极了真正的野生王兽。


艾琳回忆起在兰斯的木雕店铺里也见过一只类似的藏品,那一只是拢着翅膀信步的王兽。


伊亚尔的目光也移到了这只木雕上,端详片刻,他确认道,“是兰斯大师的作品。”


“那两位果然关系很好啊。今天能让莱尹大人容忍我这么久,说不定还是看在兰斯大师的面子上。”艾琳有些担忧。


“没事的。兰斯大师既然愿意为我们引荐,想必也是深思熟虑过的,不用太担心。”


“……嗯。”艾琳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叹了口气,“果然,操纵王兽是不对的吧。”


伊亚尔没有回答,他知道艾琳现在并不需要回应。


“雾之民也好,历代真王也好,莱尹大人也好,大家都秘而不宣的真实到底是什么?”


艾琳很想知道被掩藏的历史,然而以往遇到的人只是警告她阻止她,从未将这一点告知。


然而现在到了箭在弦上的紧急时刻,如果不快点搞清这件事的话,那么她只能选择冒险,亲身实践将过去的历史重现。


但是一想到亲手养大的王兽里岚与自己的儿子,艾琳怎么也不想走这一步险棋。


最终两人默默无言依偎着入眠。




第二天伊亚尔和艾琳早早地就醒了,两人累了几天都睡得很沉,现下倒不是自然清醒,只因此时天还未亮,楼下却传来了争吵。


艾琳听不真切到底是谁,伊亚尔却耳目聪明得多,仔细分辨了一会儿,他便得到了结果。


“是兰斯大师和莱尹大人。”


艾琳听闻十分惊讶,“兰斯大师怎么来了?”


两人赶忙准备好下了楼。赶上了两人争吵的尾巴。


“你以为保密就不会有人犯相同的错误吗?”兰斯是个文质彬彬又心灵手巧的雕刻师,平时笑眯眯的模样却是不见踪影,双手抱胸开口就是嘲讽。


“那你以为我说出来了便没事了?我看就是得让所有人都看到血流成河的场景,过个几十年照样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真是愚蠢。”莱尹丝毫不负他脾气暴躁的传闻,跟兰斯呛声丝毫不落下风。


“那你倒是说发生了什么啊,遮遮掩掩搞神秘很好玩吗?”


“哼,别假惺惺的了。我看那些老家伙恨不得把我抓回去好好研究利用,我才不会跟那些老鳄鱼说话呢!”


“我又没让你跟那些长老说,”兰斯翻了个白眼,“我也知道他们不怀好意,不会做什么好事出来。可你也别气到躲到大山里,你一躲他们可都更起劲了。”


“我不跟他们说还能跟你说吗,就靠你这张大嘴巴无意间就能抖出不知道多少情报。”莱尹愤怒地将土豆扔到草筐里,一脸的嫌弃,“我不离得远远的不跟任何人来往,你现在还能过得这么清静?”


“这就是我的错了吗?要不是你脾气太坏又惹不起,还能找上我?”兰斯眉一挑,嘴一咧,那表情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你别跟着我不就好了!”莱尹就差跳着脚去踢兰斯了,“让你别来找我你不听,没让你挡在我前面你倒是逞英雄上瘾了。”


“我放心不下你啊。”兰斯这话说得理所当然,脸不红心不跳,气得莱尹甩了他一个土豆。


艾琳和伊亚尔看着两人默契地削着土豆煮着汤,一边吵得不可开交,都有点晃神。


“哦呀,小艾琳,伊亚尔,早上好啊。再过一会儿早饭就好了。”兰斯毫不费力地接过莱尹扔来的土豆,结束了两人的晨间拌嘴,“别在意,这家伙每次看见我都要吵一架才罢手。”


“谁让你每次都不请自来,打扰我的睡眠。这次还带了两个尾巴,是想干吗?”莱尹没好气道,却也没有开口赶两人离开。


“嘛,我就是知道你会赶走他们才大清早就过来的。先吃早饭,吃完我们慢慢说。”


兰斯恢复了笑眯眯的温和模样,递了一筐面包和蜂蜜做的甜酱给艾琳。


如此生活气息满满平易近人的兰斯大师让艾琳颇有些受宠若惊,伊亚尔倒是很快镇定下来拿过艾琳手中的面包和酱放到饭桌上。


艾琳沉默着,吞下了满肚子的疑问。


两人果然关系很好啊,这么想着,艾琳与伊亚尔交换了一个眼神,定下心来。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