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出猿三题】紫色、不肯放手、冲击

邻居梗√架空架空架空√OOC√纯脑洞√蠢作者错字受√

蠢作者怒放生命系列之五_(:3」∠)_会有后续


这一次有点短小,实在是脑洞有些枯竭了,需要补补脑子。

写到S4了,表面被我浮云成了一个工作室,不是政府机关了。不过说起来,草薙先生和淡岛大美人啊【摸下巴,这可不能不写呢嘿嘿嘿

这也许是四月的最后一更了,大家五月见咯。


伏见猿比古,17岁,高中辍学,无业游民,独居。

草薙出云,25岁,黑道组织二把手,伪·无业游民,单身。


将伏见拐到自己家里后,草薙收敛了一切焦躁不安的情绪,恢复了平时的从容不迫。


无论是询问他菜色喜好时委婉的强硬,还是看他挑食不吃蔬菜时的无奈,亦或是无论何时都挂在嘴角的和煦微笑,草薙像团棉花一样包裹住伏见的尖锐。


进退之间的度被他完完全全拿捏在手里。


伏见保持警惕,总觉得草薙有所图谋,可等他被完好的送回隔壁草薙都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好似几小时前咄咄逼人的不是草薙出云一样。


那与往常如出一辙的谦和笑容噎得伏见说不出话,连质问都无从开口,只好冷淡的把门关上,试图把草薙的世界隔绝开。


开口了又能问些什么呢?


伏见面无表情地敲击键盘,编织一个又一个看不见的网捕捉任务目标。他向来不喜欢让这些烦心事影响到自己的工作与休息,这次收到尾款之后却反常地调出了草薙的资料盯着发起呆来。


本以为一切不过是某人心血来潮的戏弄,伏见就算恼怒于草薙的纠缠却也不会深思。


以他敏感的性格本不至于在草薙明确表露出想要跨界的意图之后才发现,这个在他身边团团转了几个月的男人是喜欢他的。


伏见知道草薙的身份是刚认识不到一个月,可他认真开始思考这个男人的身份带给他的麻烦和牵扯,是在草薙大半夜斗殴受伤之后来敲他的门之后。


将弱点暴露给伏见,也根本不怕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想让他放下戒心还是更深层的试探?


啧,大意了。


习惯了草薙以各种借口像戏弄伏见一般的试探,不得不说伏见难以相信草薙居然对他动了心,貌似还是认真的。


且不说草薙本身圆滑却强硬的性格让伏见感到抗拒,就单单是他Homra二把手的身份就让伏见有了马上搬家的冲动。


草薙把他带去Homra肯定也是有着意图不纯的试探心理,伏见心生恼火却疲惫到连反抗的兴趣都没有。他心里知道除了手无缚鸡之力的那段时间,草薙大概是没可能将他带去Homra的。


无论是想试探与八田美咲的关系,还是他对Homra的态度,伏见都不想理会。


包裹着糖衣的软刀子,还真像是这个男人会做的事情。


伏见冷哼一声,对草薙的追求很不看好。


但不管怎么说,追求的对象是自己这件事让他不能再当一个局外人袖手旁观。


伏见低下头,主动联系了一直向他递橄榄枝的工作室。


有些计划,是该付诸实际了。


而草薙,再看看吧。伏见这么想着,强迫自己早早入睡。


草薙没说错,伏见想要逃避他确实有一部分是因为八田美咲,他曾经的挚友。


过去那段记忆并没有随着时光流逝而褪色,反倒在回忆起时添了许多浓墨重彩的嘲讽。


伏见一直记得八田抬头仰望周防尊的亮闪闪的眼神,琥珀色的眼睛里点燃了火光,面对周防尊非人一般的力量与像王一般高高在上的俯视,满心满眼只有狂热的崇拜。


而伏见却觉得自己渺小如同一只蝼蚁。


原来真正强大的力量是这样的,那时的伏见这样想着,第一次确实的感受到了差距。


只是对于好友的兴奋他感到不以为然,面对八田伸出手的邀请,伏见也摇了头。


他不觉得那样站在高处的人会有闲心低头去顾及身边的渺小的人类。


而八田所说的像家一样的温暖,伏见对此嗤之以鼻。


“还真是抱歉了,我最厌恶的就是假惺惺的所谓的家人了。”伏见对八田的辩白嘲讽道。


更何况,这些所谓的“家人”是要来夺走属于伏见的东西的。


确实,那个耀眼的身影周身弥漫着浓郁到近乎发紫的红色,展现出的是伏见也忍不住心神向往但也胆战心惊的强大。


热烈却也无情。


即便真的有情,伏见想,那也不是自己想或是能够拥有的东西吧。


一直以来,伏见的世界里唯一色彩鲜艳的便唯有八田一人,理所应当的以为他们一直在一起的日子会持续下去,也幻想了许许多多年少轻狂的梦。


周防尊的出现让伏见见识到了一个更加惊险却又绚烂得多的世界,纷繁复杂的新景象给八田和伏见两人都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从见到周防后,伏见一直有种预感,八田不会再独属于伏见了。


话题变得以Homra为中心,生活中也充斥着陌生的人。八田兴奋地想要融入这个组织,而伏见得到的是越来越敷衍与稀少的回应。


就好像珍爱的玩具被人招呼都不打一声的拿去分享了,那人却是连一个带着温度的眼神也不会给他的混蛋。


不听话的玩具就该被丢弃,被别人碰过了的更是不需要。


两年前的伏见充满着恶意,捏紧拳头,下了决心。


离开后,伏见也刻意没有再去关注Homra,连它所在的那个圈子都不屑于踏入。


兜兜转转,现在又被草薙拉着回到了原点。


清晨,伏见平躺在床上,右手背搭在额头上拭去冷汗,一边努力让自己清醒,一边唾弃着昨晚做的各种噩梦。


不管怎么说,他已经过了将人当做玩具的年龄。


但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是要好好抓牢才行。


工作室的回应很快,一大早就发来了入职通知,让他尽快早去报道。


伏见也知道工作室不断邀请自己加入大概是缺人手,也预料到这个状况,早早的做好了出门的准备。


不想一出门就听见隔壁同样传来大门开合的啪嗒声。


“诶,猿比古。今天意外地很早啊,要出门吗?”


“嗯。”伏见锁上门,平淡无奇得说,“我加入Scepter 4了。”


草薙愣了一会儿,眼眸深沉,脑海里不知略过了多少个念头。


“是吗,那儿确实是个好去处。恭喜入职,猿比古。”最终草薙泛开了柔和的笑意,看上去只有纯粹的恭贺与喜悦。


“所以,你也不用再来找我……”


“工作日想必会很繁忙吧,这周末我还是想邀请你去温泉旅行,不知道猿比古愿不愿意赏脸。”草薙打断了伏见的话。


“您是听不懂人话吗,我加入Scepter 4了,以后我们就是敌对组织的人了。”伏见恼火道,“请您不要再来找我了。”


“我知道,但这不妨碍我追求你吧。”


“什么意思?”伏见狐疑地看着草薙,不甚明白他的意图。


“我一直都是以草薙出云的名义在追求你,这与我们双方的阵营也好立场也好都无关。”草薙踱步靠近伏见,将他抵在门上利用身形把伏见圈在自己的双臂内,“无论是受了伤的猿比古还是这样冷淡的猿比古,我都喜欢得不行啊。”


“嘛,我大概能想到你在担心些什么。我承认我的目的不纯,一开始也只是觉得撩拨你很好玩,谁想到一不小心上了瘾。”


“啧,草薙先生您好歹是成·熟的大·人了,好歹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伏见摆手推开草薙。


“所以说,我现在在认真地追求你啊。”草薙厚脸皮地举起双手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跟随伏见一起坐了电梯,“我知道我光说肯定没用,但猿比古一点趁虚而入的机会都那么吝啬,作为追求者压力很大啊。”


“白痴才会让你找到机会。”


“话说回来,要不要我开车送你,Scepter 4还是有段距离的。”草薙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


“不了,我自己去就好。”伏见觉得草薙是真的很缠人,和他作为黑帮头子的气势果决相比就像换了一个人格。


这人还真是连脸皮都不要了。


“猿比古。”草薙叫住伏见,伏见回头看去,背着光的男人脸上没有笑意,是难得在他面前显露的锐利,“我决定了就不会放手了。做好准备哦。”


伏见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无力感与一瞬间被捕食者盯上一般的心悸。他没有回答草薙,只是转过身朝着既定的方向走去。


伏见不再把草薙缠人的追求当做戏弄与试探,但出乎意料的,内心有一种陌生的情绪升腾,与草薙相处时也叫嚣着想要表达些什么。


无论独处时如何思考对策,一旦遇见了草薙,一切都与想象中的不同了。


好似无论他去向何处,都有那盈满了和煦暖意的身影,如影随形。


不可否认,如果草薙的第一步是侵入他的世界的话,可能他已经成功了。撇开他对自己别有用心的追求,无论是邀请还是被邀请都持续了两三个月,伏见蹙着眉,对自己居然没有过多的不适和反感感到意外。


“居然习惯了吗?”伏见念叨着,踏入了Scepter 4工作室,随即敛下思绪,默不作声的观察起周围。


【TBC by 被说成是回光返照的蠢作者】


蠢作者刚刚,居然,忘记了加tag。【汪的一下就哭了.jpg】




评论(1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