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出猿】岁月

天啦撸,我居然在写过程之前先把预想中的结局撸了出来_(:3」∠)_。

就算做是邻居梗番外三吧,很短的八百字作文。


前不久发的番外评论里  @紫色风铃草  桑说到征服欲这个问题,然后忍不住想多了,就开始撸胳膊码字了。


这里的出猿年龄都有增长,预期是一年多过后K正片开始的年龄段,伏西米19草薙27(?)。十束过世时是安娜生日12-08,此时伏西米已经过了生日,但是并不知道尊哥过世时草薙先生有没有迎来生日,不过他们大概无暇顾及这些吧。总之先默哀三秒钟。


说起来,一开始的时候设定也是要给十束尊哥发便当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我写出来了,雷者慎入吧_(:3」∠)_虽然我很久之前也给尊哥发过便当。


以及,我感觉把四月份的鱼都摸光了,接下来又要靠做咸鱼过活了。


天命际会,自是难为。*


草薙将自己埋在伏见怀里,小心翼翼的侧躺着不想压到伏见,脑袋里其实什么都没有在想,却如同身处盛夏白昼,头顶烈日当空。


刺目的日光就算只是在车身亦或是大楼的玻璃窗户上反射入眼眸中,也久久无法消散。


何况是最亲近之人的热血身躯渐渐失去温度的绝望。


以往被包围在热血上头的同伴身边耐心为他们铺平道路收拾烂摊子,心甘情愿也乐在其中,这种心情想必今后也不会改变。


只是在十束周防相继离世之后,草薙必须独挑大梁,面对涣散的人心,不再完整的Homra使他前所未有的疲惫。


他不愿将这些负面情绪带给伏见,可也知道这一切瞒不过他。


此时,伏见并未说一句话,只是拿手轻抚过草薙的发丝,下巴戳在草薙头顶,任由草薙在他怀中展示难得的疲倦脆弱。


以往都是草薙用心将自己世界中的种种色彩晕染进伏见的世界中。


意大利冰激凌店的纷繁口味,临近午夜时分专享的温泉包场,平日里不亚于大厨出品的家常与甜品。


更不要说雪天被迫的全副武装,雨幕里倾斜的伞面,危机分歧时的信任。


伏见经常直言不讳地抱怨或是一阵见血地指出关键处,丝毫不给草薙留情面,有时却能不耐烦地保持沉默,退一步让双方都留有余地。


伏见的经历很复杂,但他过得很简单也很现实,他打心底里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以一种特立独行的却不突兀的方式老练地解决着难题,看不惯许多事物却坚持着他自己的底线,旁人的虚言妄语撞上他冷硬的心却不会带给他丝毫损伤。


他的伤多是由亲近之人造成的。


草薙无数次面对伏见嘲弄讥讽的一面,也一直能够很好地以温柔的笑容怀抱化解。


现在,伏见带着尖锐的清冷淡漠的怀抱却能好好地包容安抚草薙,世人所不知的伏见平和沉静的一面也只被草薙挖了出来。


他们都不需要掌控与被掌控,比肩同行方能细水长流。长久的磨合让双方都能顺利地拿捏好进与退的度。


“睡吧。”伏见在草薙耳边轻声道,搭在草薙腰间的手挪到背后,迟疑些许过后哄小孩般拍了两下。


草薙失笑,震动传到伏见的胸腔。


伏见咂舌一声表示不满,却耐下恼怒,只是含糊地威胁草薙,“再笑我就不陪你了。”


草薙装作听信了伏见要挟的样子更用力的抱住伏见不让他离开。


“猿比古特意空出这个下午不陪我陪谁。”


“亏你还知道。”


发间的手落到了后脖颈,难得微暖的手心焐热了那块带着凉意的皮肤。


草薙感受着伏见平稳呼吸间的一起一伏也缓缓沉下了思绪,阖上眼的世界回归黑暗。


只剩一种安心到昏昏欲睡的舒适感。


【TBC by 发誓睡饱之前绝不刷LOF的蠢作者】


P.S. *第一句话是河图的不良人的一句歌词,莫名应景。

大概之后会发一个整合目录方便大家看,不带tag,如有需请自戳。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