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出猿生贺】Falling in Love

草薙先生的生贺文,可以算作是邻居梗的番外。

因为写的断断续续,也没有好好计划大纲什么的,努力让前后叙事时间线一致中,如果还是觉得奇怪,就当成独立的小短篇吧_(:3」∠)_

今天的蠢作者依旧在怒放生命_(:3」∠)_

2017.07.18 小修


伏见猿比古,17岁,高中辍学,无业游民,独居。

草薙出云,25岁,黑道组织二把手,伪·无业游民,单身。


作为一个25岁的理智成熟的高富帅青年,草薙出云并不相信一见钟情。


他更倾向于找到一个同样理智成熟的另一半,谈一场并不太费工夫的恋爱,甚至结婚也能够水到渠成就好。


或者说,他对感情一事并不上心,最深厚的感情便是对老朋友的喜欢,喜欢到满心满眼都是他们创建的这个像家一样的组织。


草薙是黑道组织的二把手,精明干练也不失圆滑,且撩妹技能满点,帅气得点上一支烟,操着一口低沉迷人的京都腔,并不介意用甜言蜜语讨好对方。


不知为何,女人们总是用过于暧昧的语气讨论着草薙拥有一间酒吧这件事,就好像看见了他在昏黄灯光下左拥右抱小酌美酒的景象。


事实上,草薙对于吧台的热爱可能要远超其对于美人的遐想。


曾经有一位热情如火身材火辣的女人试图勾引草薙,原本美人顺顺当当一手勾住草薙的脖子即将献上一枚热吻,不料手肘一碰将一杯鸡尾酒打翻在吧台上,酒杯也摔碎在地上。


草薙霎时沉下了脸,推开被酒水淋湿了裙子的美人,忍着怒气好言好语得安慰了一两句,同时收拾起了吧台,只留那美人尴尬地立在原地。


这件事被十束拿来取笑草薙,让他干脆跟吧台结婚过一辈子。


草薙也并不是情商太低亦或故意要给人难堪,他只是不在意罢了。


女人是念着一夜春宵别有用心贴过来的,吧台是他多年前辛苦在英国淘回来的。


草薙掂量着,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草薙骨子里也是冷静地燃烧着热血的,为了维护同伴也会露出獠牙,行动时也犹如利剑出鞘。


Homra的众人日日面对的是草薙君子般的彬彬有礼或是宛如老妈子般的循循教导,难免会忘记这个男人也是组建了Homra的骨干成员,有着仅亚于周防尊的战斗力,护短更是护得理所当然。


新人们不禁会震惊于他冷着脸摧残敌人的画面,在一旁安静如鸡。


只是草薙很少有理智断弦的时候。


日常的草薙是相当内敛绅士的,有着伏见猿比古最为不屑的七窍玲珑心,处事周到却不失温柔的强硬。


照理说,草薙出云是不会对伏见猿比古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的。


只一眼,草薙便知晓这样的人和他并不是一路人。


那个未成年的少年老成通透,对周围的一切都冷漠且毫无干劲。


草薙并不了解,也看不透伏见。只觉得正常情况下长大的男孩虽说不会像八田美咲一样热情活泼到需要随时看管的地步,也不会如此冷淡嘲讽至如此别扭的程度。


草薙与其周围的人相同,无论外表有多沉稳冷静,内心深处都是有一团火在燃烧着。对草薙来说,这团火代表着Homra也代表着被他视为家人的Homra成员们。


除此之外,虽是会奇怪伏见如此处世的原因,却不会寻根问底地干涉。


草薙最为关心的,不过是伏见是否会构成威胁。


看不透便可能是未知的危险,草薙下意识地警惕着身边的人事,试图接触伏见,内心也时刻掂量着轻重。


不经意间,习惯成自然。就好像谎话说多了,自己也分不清真假一样,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牵挂上了。


天平被打翻了。


自从买下了离酒吧不近不远的这间公寓,草薙就很少夜宿酒吧了。


深夜里结束工作回到公寓,时常会碰见不知从何处归来的伏见。


草薙时不时地向伏见搭话,闲聊两句,但通常得到的回应是相视一眼点头然后沉默。


有时草薙会问伏见借各种厨房用品,调味料啊小器具什么的。


出乎草薙的预料,伏见的厨房称得上装备齐全,他也并不吝啬于借给草薙使用,可总是拒绝草薙将做好的料理分给他作为谢礼的提议。


虽然草薙无论如何都是会顶着伏见无精打采的瞪视、撇着嘴角的不耐烦摁门铃送食物就是了。


过了大概三五次,伏见忍不住开口,“送再多我也不会吃掉的。”


于是草薙开始极力邀请伏见出门,从附近的甜品店家庭料理店一直到稍远的电影院商场甚至临市的温泉旅馆,伏见应下的邀约只有一次。


虽然敷衍的意味更多一点,草薙却不禁松快了许多,从心底冒出了许多愉悦的小泡泡。这时他才猛然发觉,一直以来的坚持的防线竟然已经摇摇欲坠。


深夜九点,公寓边上十分钟路程的药妆店。


草薙站在伏见身后右侧,看他心不在焉的挑选眼药水,手中提着装了几盒常用药品的篮子,光线下透出深紫色的眼镜遮掩住了比平时更深沉的眼眸。


草薙也走着神。


眼前的少年身材纤瘦,大冷天依旧只穿着一件白衬衣,薄羽绒衣随意敞开着,也没有围围巾,一路上都面无表情看不出他是否觉得冷。


出门看见对方也准备出门,顺口问了一句发现目的地都是药妆店,伏见虽然有些不情愿,却顺着草薙的意思一起行动了。


一个多月过去了,这算是终于答应一起出门了吗,虽然并没有约好,也跟本来的打算相差甚远。


预想中,他们或许在一家咖啡馆里,喝着咖啡闲坐一会儿,或许无言,但能问出他到底喜欢吃什么就好了。然后一点一点来,也许可以知道更多。


啊,最近新开张的意大利冰激凌店评价也不错,招牌之一香草味的冰激凌据说很好吃。


草薙想着,他什么时候开始期待跟伏见一起出门了?


什么呀,求而不得的怨念吗?


一瞬间的忍俊不禁之后,草薙微微沉下脸,眼神流连在伏见毫无遮掩的白皙脖颈处,一遍遍描摹着骨感的曲线。


如果,在这上面留下独属于自己的印记……


伏见拿了一款眼药水,是什么牌子草薙根本没注意到,回过头的瞬间草薙收回了过于露骨的视线。


“我选好了。”


“那我们走吧。”草薙笑着,像平常一样。


伏见也不提刚刚凭直觉感受到的热切的视线,以及手臂上的阵阵鸡皮疙瘩。


两人相继结完账,前后脚走出药妆店,却发现下起了雨夹雪。草薙坚持要买一把伞撑回去,无奈,伏见退回到店里面在门口等着草薙。


草薙速度很快,只过了一两分钟伏见就听见店员结账问候的声音。草薙结完账提着袋子出来的时候,伏见回头看他,没注意到身后有个男人走来。


那男人全身包裹严实,带着口罩墨镜一身黑色,如果不是下着雪,夜色深重几乎看不清他。行动间有些摇摇晃晃,伏见就在他跟前却不见他出声或是避让。


草薙皱起眉,三两步上前抓住伏见的手臂拉了一把,避免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撞上伏见。伏见被迫靠在草薙身上,但他偏过头看着身后的人,并不太在意这个姿势。


男人头也没回,径直走进药妆店。


一股浓厚的烟酒味飘过,比寻常的烟草更为呛人。伏见倚着草薙,嗅到了对方身上的烟味,与那男人的并不相同。


草薙适时退开一步松开了拉住伏见的手,从袋子里先拿出了顺手买的围巾摘下标签递给伏见。


“……我不需要围巾。”伏见敛下眼皮,并不看草薙的正脸。


“下雪了,不戴围巾会冷的。”草薙语气有些无奈,对于伏见不知是逞强亦或是无所谓的态度他并不想强迫伏见改变。也许只是不想让伏见着凉生病,又也许是想藏住那白皙脖颈,只是些隐秘不可察觉的念头催促着他开始关心起伏见。


见伏见许久不接过,草薙把手中的袋子放下,自己动手给伏见围上了围巾。手指碰到脖颈的细腻肌肤,冰凉一片。仔细盖住裸露在外的脖颈,草薙又拉起伏见外套后的帽子给他戴上。


伏见没有反抗,也懒得争什么。


那个摇摇晃晃的男人结完了账走出药妆店,草薙没有看向他,只是背对男人上前一小步用身体挡住了伏见,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草薙偏过头,等男人消失在视线中,撑起伞和伏见一起走着反方向的路回去。


两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刚才的男人,却也都在心底对对方有了新的认知。


“明晚有场音乐会,要一起去吗?”


“没时间。”


“那周末去泡温泉吗?”


“不喜欢温泉。”


“诶,为什么?冬天泡温泉可舒服了。”


“人太多。”


“那可以人少的时候去啊,比如这个时间点人就很少。”


“还要特地避开其他人,还不如在家里泡澡自由。”


“哈哈哈,说起来,附近开了一家意大利冰激凌店,什么时候去试试?”


“……”


“香草味冰激凌评价很不错哦,我把店名和地址发给你吧。”草薙悠悠地说,没有忽视刚才伏见一瞬间瞥向他的视线。


“……嗯。”


草薙勾起嘴角,无声地笑了,心间冒出连眼眉也柔和了的温柔。


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上了。


不过这样也不算坏。


嗯,香草冰激凌。



【TBC by 总算能够安心咸鱼的蠢作者】



P.S. 据学姐科普,偶尔在路上看到抽烟的人时闻到的甜味很有可能就是大麻的味道。→_→本来是这么说的,可是前段时间闻到了一屋子的真正的大麻味才发现蠢作者有多天真。学姐欺骗我。


草薙先生的心路历程和伏西米的一样很不好把握。我只能尽力写出我想象出来的样子。


其实邻居梗除了邻居梗之外,还有我对K的设定的一点点疑问与扭曲。原著中两人其实并没有太多交集,感觉伏西米一直不太喜欢草薙先生这种交友广泛的大人【笑】,但是草薙先生应该是蛮看好也挺信任伏西米的能力的【只有能力吗_(:3」∠)_。


那么,如果这是一个没有超能力的世界,如果伏西米在加入红组之前与misaki决裂的话,草薙先生对于伏西米会这么认可接受吗?


以及,没错,蠢作者就是打斗场面苦手才放弃超能力设定的【深沉脸。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