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音乐

【出猿】超能力、蓝调、无法回覆


邻居梗√架空架空架空√OOC√纯脑洞√蠢作者错字受√

蠢作者怒放生命系列之四_(:3」∠)_会有后续

蠢作者写论文期间已经脱离不了撸出猿文了,妈妈呀救救我_(:3」∠)_

写到了小番外的梗,没看过也不影响阅读,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下【我才不是在做广告

还有这次超能力这个梗重复了,稍微有点出乎意料_(:3」∠)_。还有回复跟回覆这两个意思差不多的我纠结了很久,问了一下度娘还是决定打上回覆。



BGM: Like A Star—Corinne Bailey Rae


对于蓝调真的是一头雾水,选了一会儿歌之后,想起了以前听过的这首歌,应该能算爵士蓝调吧或者灵魂风【雾_(:3」∠)_总觉得听着就能镇静下来,周围泛起了粉红泡泡【什么鬼!总之气场挺合的


最后,我当初想写邻居梗的时候想到的好些情景都没有写到,我还能回到正题了么,难不成只能在番外里写到它们了【心累


伏见猿比古,17岁,高中辍学,无业游民,独居。

草薙出云,25岁,黑道组织二把手,伪·无业游民,单身。


Homra成立到现在不过短短五六年,威望已是不容小觑。


成立之初,Homra自然是比不上家族式的黑道组织那样底蕴厚重。轻蔑的态度,不怀好意的接触试探,甚至武力冲突也是常有的事。


可是令众多观望的组织头领们大跌眼界的是,Homra在短短一两年间便在黑道组织多如云的日本站稳了脚跟,还吸引了众多追随者。


这自然离不开草薙出云、周防尊与十束多多良这三个创立Homra的骨干成员的功劳。


在Homra之中,要数这三人最为年长,互相认识的时间最长。从学生时代开始到现在已有十年,三人的关系一直很好,几乎无话不说。


周防看上去较为懒散不管事,实际上如同草薙和十束都是心思缜密细腻的人,对于身边亲近的人的动态都了如指掌。


即使三人的恋爱经历都不多,周防和十束也早就注意到草薙近几个月常常露出的莫名的微笑。用十束的话来说,草薙笑得就像一只偷到鸡的狐狸。


周防一如既往得没有对此表示什么。十束倒是耐不住好奇心的折磨挑了只有三人在的一个下午直接向草薙询问是不是在和女朋友交往。


“诶!?不是吗?可是你最近……”十束撑着下巴睁大了眼睛看着草薙,一脸不可置信。


“只是对对方有好感而已,还没到交往的程度。”草薙擦着酒杯无奈道,“话说回来,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当然有啊,连小八田那么粗神经的人都来偷偷问我说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哈哈哈,那还真是……”那时候草薙笑着想含糊过去,可是人精如十束怎么会察觉不到不对劲。


“怎么,很意外吗?你那么在意她。”


“是他不是她。”


“……诶?”


草薙放下最后一只高脚杯,转过身在酒柜上擦拭着。


“诶!?出云你看上的是个男人?”


“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草薙若无其事的加上了一句。


“……名字呢?”十束消化了一会儿这个惊天大消息,又化身好奇宝宝询问起来,看上去倒是对好友是个同性恋接受良好。


“伏见。伏见猿比古。”


“几岁了?”


“大概有十七了。”


“诶,快成年了啊。哪里找到的孩子?”


“我最近不是买了一个公寓么,拜访邻居的时候遇到的。”草薙说着又回忆起了什么笑出了声,“意外地是个有趣的孩子。”


“然后呢,喜欢上了?”十束笑得一脸阴险,“你真应该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表情,完全暴露了啊。啊,我好像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喂喂,我可什么都没做呢。不至于吧。”


“不会吧,出云你不是超~主动的类型吗?你买下那个公寓已经两个月了吧,一点进展都没有吗?”十束的眼睛亮晶晶的,脸上就差写着“快告诉我”四个大字了。


“嘛,再怎么说两个月也不算久吧,再过段时间相处看看。而且那孩子还什么表示都没有呢。”


“或许是没注意到吧。对方是比较迟钝的类型?”


“不,他应该是相当敏锐的,应该说,过于敏感了吧。“草薙顿了顿回忆着,“我要是表现出想要接近的意图,立马就会警戒起来然后拒绝。”


“诶,那岂不是没什么相处机会了么?出云你要等着吗?还是主动出击?”


“先等等看吧,要是吓跑了他我可没处哭。”


“不怕不怕,他要是跑了我们会帮你把他追回来的,对吧,尊?”十束把目光对准了正在沙发上抽烟发呆的周防。


周防很是含糊地嗯了一声,一脸茫然。十束和草薙直接笑出了声。


“说起来,十束你有没有听小八田说过以前的事情?”


“小八田的?怎么了?”


“一直有点在意,他和小八田以前是朋友,好像因为什么事情分开了。”


“朋友……这么说起来好像没有诶,小八田不太说以前的事情。”


“这样啊……”草薙若有所思。


“要不是知道他的性格,平常也都是有一说一的类型,我还以为小八田是个秘密主义者呢。”


“那孩子倒真是个秘密主义者,嘴巴特别紧。”


“诶,跟小八田完全相反的类型啊。我还以为出云你会更喜欢成熟的大人。”


“关于这点我倒是承认。”


“那你还盯上人家一个未成年的男孩子?”


“怎么说呢,他给我的感觉太不像一个孩子了。”草薙熟练地用打火机点了一支烟叼在嘴里,“有的时候谈话间透露出来的想法,会让我有种像在跟同辈的人交谈一样。那孩子,太聪明了。”


虽然和八田同龄,而且与人相处也完全称不上是擅长,但是每次对上伏见那带着凉意的通透的双眸,草薙就知道伏见对一切都是了然于心的。


他只是什么都不说而已。


他们之间的关系远没有近到可以说出真心话的地步。而且以伏见的性格,他或许并不在意分享对某件事的看法,但绝不是关于自身的情感。


现在还不是时候。草薙想。


伏见对于自身的情报隐藏的很巧妙。摆在明面上的都只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足以让人放下警戒同时不会暴露更关键的信息。


伏见从没有告诉过草薙他的年龄,十七岁,是草薙亲自查了伏见的资料后得到的结果。然而关于伏见与八田曾经是至亲这一点草薙查来的信息里则一点都没提到。


这件事是从八田口中意外得知的。


时间还要回到安娜生日的那一天。


作为Homra里最小且最受宠的孩子,安娜的生日派对每年都是组织里精心策划的狂欢节。


照理来说,就算是这样特殊的日子,草薙也不允许未成年的八田喝酒的。可就在他安顿好玩得累了睡着的安娜之后,在十束和翔平等人的忽悠诱导下喝了一整杯烈酒的八田不出意外地醉了。


草薙训了几句带头撺掇八田喝酒的几人。说到谁带八田回家这件事,低着头听训的几人齐刷刷的看着唯一的有车一族草薙,眼神发光一样亮闪闪的。满心满眼只有“不是你还有谁”。


头疼得看着整个人都飘飘然的开始说胡话的八田,草薙深深叹了口气。


可能因为之前在派对上过于闹腾,加上初次体验酒劲上头的感觉过于难受,在回家的路上八田靠着座椅看着窗外,难得安静了下来。


“呐,草薙哥。”开到半路,八田开了口。


“怎么了?”


“你有经历过朋友突然离开这种事吗?”


草薙沉思了一会儿,打开了随车音乐。一首爵士蓝调风格的歌曲。女歌手嗓音慵懒却有一种可爱的认真,安安静静的歌很能让人安下心来。


“朋友倒是没有。同伴的话,到时见过很多不告而别的。”


“同伴……”八田念叨着这个词,“为什么要离开呢?一句话都不说连理由都不知道,这让被丢下的人该怎么想。”


八田的声音难得低沉,话语间带着愤愤不平和茫然。草薙思量着如何安慰这个难得失意的少年,思绪忍不住飘向了从前。


Homra成立早期很艰难,日常的群架抢地盘是常事。


如果拳头不够硬,就不会有生存地盘。


如此残酷的方式吓退了不少热血上头的青年。实实在在的头破血流让他们发觉了理想与现实的差别。在他们眼中,同伴间的义气也好,英雄主义也罢,一日复一日的争抢已经让这些套着光环的词汇都褪了色,变成了口头上无力的空话。说出来,连自己都想笑。


也不乏有些认真坚持着的人,但不安与退缩总是会如同瘟疫一样迅速传播。


那些日子里,许许多多脸熟的面孔在某一天就不再出现了。一开始草薙他们还会关心他们的下落,打电话或者上门询问,得到的结果却让人心寒。


有些人说自己累了,不想再争执了。有些人紧闭房门,在里面大吼着“不要来找我了”,一边忙着跟家人解释着什么。有些人加入了其他组织,老牌的,相对安稳的,愿意重用他们的。有好说好话跟他们解释的,更多的是冷漠的眼神和沉默。


渐渐地,草薙不再试图挽回他们。


“走的路不一样,迟早会离开的。”停下车等红灯,草薙转头看着八田说,“其实认真想,所有的离开都不是没有迹象没有理由的。大多数时候都是你没注意到或者不愿意注意到。很多时候,就在你忙着其他事情的时候,也许你的朋友就与你有了分歧,不说也许只是无从开口吧。”


绿灯,车子重新上路。数着一根根的电线杆,八田不太清醒的脑子思考着草薙的话。


“……我那时候光想着加入Homra,一直很兴奋。”八田愣愣的开始回忆道,“好像那时候猿比古是反对的,还拒绝了我一起加入Homra的邀请。然后……然后某一天,我记得他说他要离开了,然后说了些什么话我们就吵了起来,还打了一架。然后他就真的收拾东西走了。”


“没有联络吗?”草薙听到伏见的名字,想着会不会只是同名同姓。


应该不是吧,伏见猿比古。这个名字足够特殊。草薙不知怎的,想到有可能是那个别扭沉默的小邻居,对八田无意间透露的心事上了心,想知道更多。


“没有。”八田闷闷地说,“我当时太生气了,而且那时候正因为Homra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想去联系他。后来才发现联系不上了。”


啊啊,真是分道扬镳的标准结局啊。


这么不留情面,这点到现在也没什么变化呢。


今天还给他送了蛋糕,不知道有没有吃一口啊,可别直接给丢了。草薙暗暗想到,深深觉得眼也不眨一下直接被扔掉是那个精心制作的蛋糕最可能的结局了。


真可惜啊。


草薙也搞不清自己是在惋惜八田与伏见的友情还是那只蛋糕。


这之后直到草薙把八田送回了家,八田都不再说话,整个人蔫蔫的。


草薙不太放心,买了醒酒药,照顾八田洗漱睡着后才离开。


刚加入Homra时的八田确实有过一段闷闷不乐的时期,有时会独自一人坐在吧台上发呆。


可是同伴们的呼唤总能让他遗忘那些事情,一如往常一般精力充沛干劲十足。草薙和十束商量了几次,看着很快恢复过来的八田才没有找他谈心。


草薙无法想象如果这一切加上了伏见之后会是怎样。


以伏见的性格,怕是很难融入Homra的气氛吧。


大家都对尊异常崇拜,大多数人都是因为见识过尊那仿佛拥有了超能力一般的破坏力之后被吸引进Homra的。


草薙呼出一口烟,眯着眼睛想着,让伏见去崇拜一个人,恐怕很难吧,特别是像尊这样纯粹的野兽派。伏见看上去一点都不像热血沸腾的毛头青年。


核心成员们自然有着别的羁绊或者理由留在Homra出力,成为运转Homra最为依靠着的一群人自然不光是首领的个人魅力能支撑的。


可在这些人之中,八田虽然年纪最小,可也是最为耀眼的那一个。


而他对于尊的憧憬也最纯粹。


表里一致的他不虚伪做作,一举一动皆是出自本心,崇拜便是一心一意的跟随。


被这样一个干净的人认真注视着,很难不对其产生好感。


草薙不知道八田与伏见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矛盾。但是依照八田在加入Homra之前凑在他们边上的势头看,正常人会担心也不奇怪。


Homra毕竟是一个刚站稳脚跟的黑道组织。


而且八田又是一个神经异常粗的人,虽然不笨也不至于不会察言观色,但太过专注太过兴奋的话,很容易就忽视了周围。


草薙数着八田的缺点,心里对此有了猜想。


只是草薙不会去深入询问他的小邻居。


这明显是得不到回覆的疑惑,草薙不会拿这件事去惊动伏见。


还是要慢慢来,说不定有一天就是能够倾诉这些的关系了呢。


现在伏见坐在草薙车里,两人正从Homra返回公寓。


天色渐晚,华灯初上。


三月的气温还是在十度上下徘徊,晚上尤其冷。草薙看伏见并没有穿很多,调高了车内的空调,顺便点开了随车音乐。


熟悉的旋律入耳,草薙想起了八田喝醉了的那一晚。


啊,是同一首歌啊。真巧。


“这是什么歌?”


“Like A Star。”


“……”


“小八田有一次说起过你,虽然那时候他醉的不行。”


“诶?”


“那时候只有我跟他,没有其他人。他问我有没有经历过朋友不告而别,问我为什么要走。看上去很苦恼啊。”


“你这是……在期待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答案吗?”


“说不想知道自然是假话,有关于你的事情我都想知道。并不是想为小八田问出什么答案,更不希望逼迫你说什么。如果你为此而苦恼的话,我想知道有什么是我能为你做的。”


伏见沉思着什么,看着窗外略过的风景不说话了。


“啊,说起来,来我家吃顿饭吧。”车子拐入公寓楼下的停车场时,草薙如是说。


“额……诶?”从草薙云淡风轻的脸上,伏见看不出这是精心计划还是一时兴起。倒不如说,伏见没想到草薙会主动成这样。


“肚子饿不饿?受了这么久的罪,也该好好吃一顿吧。”草薙看着停下解开安全带的动作的伏见认真说道,“去我家吧,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草薙先生你真是……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留点私人空间给对方吗?”


“可是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我一个人不也好好活到现在了吗,不需要您挂心。”伏见解下安全带,打开车门。


草薙叹口气,跟着下车快步赶上伏见的步伐。


“我知道你或许不习惯。对我来说,你的安危、健康、幸福都是摆在其他所有事情之前的。”


保护是因为不希望伏见受伤,照顾食宿是因为希望他健健康康的。可以的话,草薙甚至想解开伏见的心结。以伏见的敏感心思,Homra极有可能成为两人之间的屏障,而草薙不愿看到这种场面。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喜欢你,想追求你,想离你更近。”


“所以我就一定要对此有回应吗?那我说我拒绝呢?”伏见在门口停下脚步,转头用一贯嘲讽的表情看着草薙。


“我当然会继续下去。”


“那我的回复有意义吗?”


“有。只是我不相信这是伏见你的真话。”


“什么意思。”伏见冷下脸,明显已经快怒火中烧。


“伏见你是想连自己都骗吗?你的反应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你让我现在怎么放弃?”


“我不想继续下去了不行吗?”


“是因为八田吗?”


“……是又如何。”


“我注意到了。八田出来的时候,你明显颤抖了一下。你早就知道他在Homra,所以并没有惊讶。但你下意识的带上了攻击性的嘲讽激怒他,而不是选择无视或者平静地对话。”草薙并没有改变说话的语气,而伏见却握紧拳头。


“……你想说什么。”


“他在你心里留下的痕迹,很深吧。”


伏见扯过草薙的手臂,一口气将他抵到墙上。双手扯上草薙的衣领,一把拉低草薙的脑袋,把自己的唇凑了上去,横冲直撞。


草薙任由伏见粗暴地吮吸啃咬,磕破了嘴皮也没有反抗。只是眼中的疼惜快要溢了出来,伏见看到了又是一阵烦躁。


“我怎么想跟你没关系。”伏见没有得到草薙的回应,“你说你喜欢我,说到底不就是想跟我做吗,那你来啊!”


伏见说罢松开了禁锢草薙的手,失去力气一般不再看草薙也不再说话,只是喘着气一脸不爽。


两人对峙了许久。


草薙把疲累得无力反抗的伏见拉入怀中,右手揽着腰,左手从头顶抚过滑到后脖颈轻轻捏了捏,像在安抚一只炸了毛的猫咪。


“放松点,伏见。”


“我本意并不是想逼你。可我发现在你身边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刚刚其实我是稍稍有点吃醋了。我知道我现在在你心里还比不过八田比不过你的过去。我早就知道的,可想到就会生气。”


“所以这和你无关吧。”伏见闭上眼。


“我捧在心尖上的宝贝在我所不知道的时候被人伤害了,我怎么会不心疼。这都是你的过去,无法改变我也无从插手。可是现在我在你身边,我可以慢慢陪你一起疗伤,一起把这件事变成单纯的回忆,而不是好不了的伤疤。”


“我太想陪着你护着你了,所以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对不起。”


伏见紧绷起来,伸手想推开草薙,离开这危险的糖衣炮弹,可草薙此时却紧锢着他不放手,再也不见之前的顺从。


“你之前有一点说错了。我不光像你说的那样想抱你拥有你的身体,还想连你的心一起捕获。”


“……贪心。”


“对,我很贪心的。被我看上了,就别想逃了。乖乖停下来吧,猿比古。”


“!等,等等!”


“好不好,猿比古?”


草薙的声音满是缱绻温柔,低沉又磁性。用这样的语调叫出自己的名字,伏见觉得心脏都快停止了。


“太狡猾了。用这样的叫法……”


“猿比古也可以叫我的名字啊。”


“谁会照做啊!”


草薙笑出了声。伏见听了更加气不顺。


“呐,来我家吧,猿比古。”


“……”


最终草薙拉着一脸“我就是在闹别扭”的表情的伏见进了自家的屋子。


“猿比古有什么想吃的吗?”


“没什么特别的。”


“那,猿比古有什么不吃的吗?”


“……蔬菜。”


“比如呢?”


“全部。”


“全部?”


“不行吗?”


“当然不行,猿比古乖,不能挑食不吃蔬菜啊。家里还有菠菜和青椒,你吃那个?”


“哪个都不吃!话说不许叫我的名字!”


“好好,猿比古。”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草薙先生!”


“当然,每一句话我都记着呢。”


“……”伏见觉得,这个人确实是比八田的段数高出了不止一节。


太危险了。伏见想着,可能,自己要掉进他的陷阱里了。


Just like a star across my sky

恰似繁星当空闪耀

Just like an angel off the page

宛如天使犹若虚构

You have appeared to my life

你毅然涌入我的生命

Feel like I'll never be the same

荡起未曾有过的波澜

Just like a song in my heart

恰似歌声回荡心际

Just like oil on my hands

犹如燃油暖润手心

Oh.. I do love you

我深爱著你

———— Like A Star BY Corinne Bailey Rae


【TBC by 化身咸鱼之神的蠢作者】


PS:

最后一部分草薙称呼小八田为八田是我故意这么写的。


认真考虑其他写文方式中,求推荐!如果觉得三题还不错的,我会继续用这个模式把这个不知道会写多长的邻居梗更完。【没错我就是在光明正大的求评论!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