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出猿三题】心脏病、牙齿、可爱

邻居梗√架空架空架空√OOC√纯脑洞√蠢作者错字受√

蠢作者怒放生命系列之三_(:3」∠)_会有后续

这周超支了,预计蠢作者活不过周五,总之下周再见。

正片还能回到邻居梗的正轨上么_(:3」∠)_


伏见猿比古,17岁,高中辍学,无业游民,独居。

草薙出云,25岁,黑道组织二把手,伪·无业游民,单身。




没有人规定说被告白了就一定要在一起。也没有因为对方温柔帅气多金就一定要拜倒在对方的魅力之下的道理。


伏见自身恋爱观淡薄的不行,以往的经历让他比起情爱更注重归属,简单点说就是占有欲爆棚。


不管是谁,不管抱着什么样的感情,烙上了他的印记,就只能看着他。


倒不是说要像他学生时期的朋友八田美咲一样用闪亮亮的小狗眼神盯着他崇拜他,就好像只有享受这些被注视着的成就感时,自己才是鲜活的,才会去在意与那个人相关的事物。


这也未免太小孩子气了。


当对方转而望向其他伏见无法触碰无法匹敌的人时,受到的打击与在意程度是成正比暴增的。愈是在意,分道扬镳的时候愈是空虚。他下意识地不想露出颓废软弱的一面,于是恶言相向,好好的分手成了半恐吓的吵架。


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离开之前是有过不甘心不情愿的。


离开八田所在的小圈子之后,伏见的生活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既然没人会永远属于自己,那就索性不要与他们牵扯上。反正自己有目标有能力,也有一个容身之处,其他的都归为无所谓和不必要也好。


现在看来,就好像这么多年没长大一样。伏见默默吐槽自己。


脱离原来的生活已经有两年多。


这期间,伏见慢慢沉静下来。理智了很多,却算不上宽容,也不能说对过去已然释怀。毕竟他自己也才十七岁,虽然比同龄人成熟且阅历更为广泛,但他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消化这一切。


可平时他并不会想太多这些杂七杂八的,近来也很少为了与人相处方面感到焦躁。


而一牵扯到草薙的问题上,伏见好似失去了以往的平常心。


草薙的眼神太过温柔,太过专注。虽然与八田并无相似之处,可是这个人的危险程度比八田还要高一个等级。草薙的注视影响到了伏见。伏见开始不自觉得在意起草薙。


可能是想看清这个无端接近自己的人到底抱有什么样的意图,也可能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发生了更不妙的事情。


就像之前无法平静对待隔壁15岁女孩怀疑他们两人的目光一样。伏见觉得自己要败了。


败在草薙的攻势下。


败给这个伏见看不清更无法触碰的人。


一切好像都颠倒过来了一样。伏见有些焦躁。


以往只是温水煮青蛙般不急不忙的逐渐包围。现在蓦地一记直球攻势,太过认真了。对于别扭的伏见来说,简直如临大敌。


他从以前开始,就很不擅长应对这样率直的表达方式。


一举一动都仿若真心。既是蜜糖,也是利刃。


放在草薙出云这个人身上,有些不合时宜的违和感。


是草薙着急了吗?可是,为什么?


伏见虽然很不耐烦但并没有逃跑的打算。


草薙告白的时候,他竟然会怦然心动。


心脏剧烈鼓动,快得失常,几乎让伏见以为并不存在的心脏病发作了。


伏见只能依靠着身体上细细密密的疼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草薙将伏见抱到车子里,用车上携带的急救箱清理包扎了伤口。心疼的看着伏见脸上红肿的皮肤,苦于车上没有冰块无法立马冰敷。


带着伏见回了Homra作为基地的酒吧,刚取了冰块敷上伏见的脸,转头便遇上了八田。


八田听到楼下的声响走下来查看。一眼便看到了被草薙半搂在怀中的身形瘦削弱不禁风的蓝发少年。好奇感驱使八田走近沙发上的两人。


草薙和伏见两人此时都不在说话。草薙低头查看伏见的侧脸,伏见偏过头任草薙动作。


草薙注意到了八田的到来,稍稍侧过了身看向八田,“你怎么来了?那个人呢?”


八田瞪大了眼睛,看清那个“弱不禁风”的人的真面目后,他的大脑就死机了。


伏见见到八田也是一愣,瞳孔猛地一收缩,又立马冷静了下来,面上看不出任何变化。


“小八田?”


“额,十束哥在上面,尊哥也来了。我听到声音下来看看。”八田顿了好久,光盯着伏见看,没再继续说下去。


这个熟悉的橘色短发踩着滑板的少年依旧脸带稚嫩。如今他换掉了黑色针织帽,戴上了鸭舌帽,一举一动透着充满活力的痞气。看上去倒不像是一个黑帮头子器重的手下。


“美咲,好久不见。”


草薙有些惊讶于伏见的主动开口,虽然知道两人以前熟识,曾是亲密的好友,但以他的性格该是嫌麻烦避开吧。


与此同时,八田美咲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炸了毛,“猿比古!?怎么是你?”


“怎么,进了你日思夜想的Homra之后智商也不增长了吗?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伏见嘲讽道。


“你!”八田气急地想立马回击伏见,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怎么是你!”


八田那甚长的反射弧如今才算处理完了这一信息。虽说当时草薙提起这名字的时候,内心有过猜测,可草薙的甩手掌柜当得顺手把所有事务抛给了他,让他着实忙了一阵子。


伏见皱眉。“我怎么了?”八田不会傻到重复两遍相同的问题。


“你就是草薙哥的小情人?”八田横眉道,“对了,我怎么忘了,草薙哥说到过你的名字的。”


草薙一惊,瞪了八田一眼,没好气的让他上楼去。草薙看着八田一步三回头挪到了楼上,一低头就看到伏见愈发嘲讽的表情,“小情人?”


“伏见……”


“我猜猜,小情人这么聪明的猜测不会是八田这种没带脑子出门的人想得出来的,”伏见无视了跳脚的八田,“那是这些人的雇主说的?或者说,你们的对手?”


“对不起。”草薙深吸一口气,沉静下来解释道,“你猜的没错,确实是这次我们对付的赤峰组的老大干的。他派人跟踪了我,这几个月回公寓的太频繁了还是被他抓到了空隙,确实是我太大意了让他们找到机会袭击你。连累你我很抱歉,如果你想亲自处理赤峰的话……”


“不了。”伏见打断了草薙的话,“一个敌对组织的老大应该有很多能问出口的吧,不用为了我一个不重要的人做这么多。”


“伏见!你怎么会是不重要的人?先不说你是受我牵连,平白无故受了这么多罪。光是让你陷入险境还受了这么多伤,我又生气又害怕,几乎以为自己要失控了。比起你的安危,一个黑帮老大才是不重要的人。”


伏见无言地盯了草薙很久。草薙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的担忧,也知道这么做有多么大的风险。可是我想保护你。”草薙环住伏见,然后矮身靠近伏见耳边,低声道,“你是我的珍宝,我无法眼看着你淡出我的世界。也是我太自私了,看到这么可爱的伏见,忍不住就想要占为己有。”


“可是,”伏见的声音不像以往一样带着不耐烦的冷漠或是嘲讽,有些干瘪瘪的,像是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


草薙知道这是伏见的真心话,也开始对伏见内心的某个不为人知的小角落有了一点了解。


这算是害怕吗?还是被人伤了心之后的不信任?


八田虽然性格跳脱单纯,对于进入Homra以前的事情大多时候倒是闭口不谈。草薙能从八田口中得知的伏见的信息聊胜于无。而且,从那些断断续续的片段来看,八田对好友离去的原因也是一头雾水。


伏见不说,草薙亦无从知晓。


此时此刻,草薙能给的唯有肯定的仿佛出口成真的承诺和一个紧实的拥抱。


“不用害怕,你只要在原地待着,我也会走到你身边。距离再远再艰难我也能跨过来。所以,给我这个机会,好不好?”


草薙出云带着属于他自己的整个世界和曾经属于伏见猿比古的整个世界向他走来,相知相拥。


与其相比,伏见自己如同荒原般了无生机的世界简直贫瘠得不行。


这太可怕了。


好像草薙是个只差爱情美满的人生赢家,现在骑着白马来寻找他命中的灰姑娘了。


伏见并不觉得草薙拥有的这绚烂又刺激的人生能够丰富他自己贫瘠的一方天地。


就以他独占欲如此扭曲沉重的性子来看,如果最后的结局是在一起了,那除了抗拒着无法融入这世界却又整日惶恐着害怕失去这世界后更猛烈的空虚感,还有其他的可能吗?


说到底,这与以前发生过的一切又有何区别。


伏见脸色沉静,看不出情绪。


是啊,被人牵着手走向新的未来,却又被毫不在意的放开了那唯一的救命稻草,他费劲全力踏入光明还有何意义?


还要重复一边这样的历史吗?


能够相信这个男人吗?相信他会是不一样的,相信他不会放开那只手。


草薙知道伏见在思考在衡量,所以只是静静地等着伏见开口,又或者能一路无言陪他走下去也未尝不可。


倒是希望这条路可以长一点,终点不要来的那么快。


草薙把沙发上的毛毯裹在衣衫破损沾着大片血迹的伏见身上。


伏见白皙的脖子上有几道青紫的痕迹,像是啃|咬出来的。草薙眼眸暗了下去,手抚上了那片痕迹。


真碍眼啊。


草薙想着,凑上去咬了一口,摁住了挣扎的伏见,然后不紧不慢地吮|吸|啃|咬着这片皮肤,力度适中,直到自己新制造的印记盖过了原来的痕迹。满意地搂住了脸皮微红的伏见。


“你慢慢考虑,不用马上回复我。我等得起。”


总归是要慢慢来的。


“草薙先生你哪里像是在等我回应?我看我不管同意不同意,你都会采取行动的吧。”伏见咬牙切齿。


“呵呵,你知道就好。”


啊啊,果然最讨厌草薙这样的大人了。


真令人烦躁。


【TBC by化身咸鱼的蠢作者】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