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出猿三题】冰冷的手、超能力、胆小

邻居梗√架空架空架空√OOC√纯脑洞√蠢作者错字受√

蠢作者怒放生命系列之二_(:3」∠)_后续待定

尽力改进文笔中,请多多包涵。


嗯,出了一些意外,但是不出所料没能及时写完,还是拖到了周末。说今天能写完什么的都是FLAG。秒收。我的脸有点疼_(:3」∠)_还是乖乖周更吧。【这看上去也是一个FLAG,我的脸更疼了


少女向后宫游戏的攻略这个梗并不是我的原创,详情可参考九一大大的短篇@九九九九九


以及,好像还是虐了一把伏西米。_(:3」∠)_


伏见猿比古,17岁,高中辍学,无业游民,独居。

草薙出云,25岁,黑道组织二把手,伪·无业游民,单身。


那一晚过后,一连两周多草薙都没露过面。


伏见偶尔能查到有关草薙的消息,大多都是Homra又跟什么什么组织发生了冲突打了几场群架有多少人受了伤。


没人来整日不怀好意地骚扰他,伏见也乐得清闲,但他很快就没有心思关心草薙到底多少天没来找过他了。


正好是在草薙不再出现的时候开始,伏见发现自己的系统不停地在被攻击。工作时也会有人刻意针对他,试图黑进他的程序,搞得伏见不得不咂着舌花一倍的时间把那些人黑回去。


一开始伏见以为是自己的某个仇家在蓄意报复。可在他挨个排查之后,伏见开始认真思考这件事与草薙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


虽说伏见并不认为自己会是其他人的软肋这种酸倒人牙的存在,但也不可否认有些人就是喜欢挑对手周围的人下手,杀鸡儆猴。


可这是只针对伏见自己,还是广撒网多捞鱼,还是待定状态。伏见虽然并不怎么在意身为普通人的邻居们,但要让人无辜受牵连还是让他很烦躁。


除此之外,大概就是对这件事情本身的一些不安。从草薙不再出现的那个时候开始就在他心底发了芽并不断滋长的不安。伏见并不愿意承认这种不安,不仅仅是因为他打心底拒绝关心那位缠人的邻居。


更何况,这种把柄,那个狡猾的家伙怎么会就这样留给敌人。


真让人不爽。草薙都这么久没出现了,存在感依旧。什么时候自己这么在意他了。果然是个大麻烦。


伏见阴沉着一张脸想着,一边顺藤摸瓜狠狠攻击了一个黑客大本营。看着对方急匆匆地做着无用的补救,内心愉悦了不少。


草薙最近有点忧郁。


他倒是想做做日常任务攻略心仪的小少年,可最近愈发频繁的帮派冲突使他无暇顾及伏见那边的进度,只能抱希望于许久之前冒然的深夜拜访起了点效果,不要让伏见就此遗忘草薙毫不在乎的继续他的生活。


草薙坐在Homra酒吧里,摇头长叹了口气,为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能拥有如此奢侈的恋爱烦恼感到无奈。


呵,谁让自己喜欢上了一只别扭的小野猫呢。


本来草薙确实没有抱着多大的诚意去骚扰伏见,纯粹是这个新邻居长相合了他的胃口,冷淡别扭的性格多少让他起了人类惯犯的征服欲。


可不知是哪一环出了差错,或许是求而不得的过程太有挑战性,亦或是伏见过于诱人,草薙越挫越勇,并且上了心。


真心。


不是没有感觉到伏见对他的防备和抗拒。只是想着自己总有一天能软化这层冰冷的城墙,毕竟时间还多,人生还长。就算跟这个小野猫死磕上了,作为一个理智沉稳的大人,偶尔也想奔放一把,感情上也不想顾忌过多。


但是,在那之前,得先解决这群惹是生非的人,不能让他们再影响到Homra了。没了后顾之忧才能好好谈恋爱。


草薙玩着手中的打火机,开开合合许久却并不点烟。


伏见最近还抱怨过他身上烟味太重。


戒烟啊。总觉得像戒掉因为某个人而养成的小习惯一样困难。戒掉了,便是没了念想。


而且伏见自己也喝了太多咖啡,每次去都是满桌的咖啡罐,不知道熬了多少个晚上。


等事情结束了,要劝他作息规律一些。不然就直接拐到自己身边照顾也不错。


草薙眯起眼,最后一次合上打火机的盖子。


草薙出云听着面前的人嚣张的宣言和挑衅,只觉得脊背一阵发凉,脑海中忍不住想象那些极坏的结果,忍不住一阵阵晕眩。唯一想做的是在自己失控之前冲到公寓去看一眼安然无恙的伏见猿比古。


“你现在还不去看看你的小情人吗?这时候他应该被我的手下好好疼爱着吧。”对面那人是敌对组织的一名首领,草薙一直觉得他留了一个后手,却没想过是这样的后手,“那孩子一看就是个极品呢,摧毁起来一定很带感吧。”


病态的男人一句一句地剜着草薙的心。草薙彻底冷下脸色,一言不发地看着这个男人。把男人绑来的八田忍不住担心他一向温和稳重的草薙哥会不会徒手把这个人撕了。


虽然草薙并不会把恋情这种私事随意说给Homra的兄弟们听,但最近草薙周身弥漫着的愉悦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偶尔八田看到草薙独自笑着盘算着什么,把他惊出了一阵鸡皮疙瘩。


现在,八田美咲瞥了一眼还在嚣张的挑衅草薙的男人,抬头看到了草薙那看不出情绪的脸,以及冰凉的眸子。


如果草薙哥最近的变化真的是因为这个男人口中的“小情人”的话,那他可真是捅破天了,敢对草薙哥的人动手。八田幸灾乐祸的想着。


“小八田。”草薙用着平常的语气叫着八田,脸色却不见缓和。明眼人都能看出草薙积蓄着的怒气,“问清楚他做了些什么。无所谓手段。”


“那之后呢?问完以后怎么解决他?”


“解决?”草薙笑了笑,脸上阴云消散,一如往常一般温和,说出的话却霎时让男人闭了嘴,“他对我们的弟兄们,对我的伏见做的好事,不如让他亲身体会一番?”


男人惊恐地看着草薙,好像第一天知道站在他面前的是Homra武力值排第二下起手来不比周防尊温和多少的Homra二把手草薙出云,也好像才意识到自己惹怒了一个多么可怕的人。


落在这样的人手中,男人蓦地回忆起了刚刚自己干的蠢事,满头冷汗,后悔的情绪占了一半心思,剩下的,唯有恐惧。


草薙出云很焦躁。


他其实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从容不迫。听到那个蠢货说出口的话,二分之一的他恨不得立马飞到伏见身边护他周全,另外二分之一的他恨不得亲手惩罚这个敢对他的宝贝动手的蠢货。


最终草薙没能忍住。


赶往伏见所在的路上,他无比庆幸当初在伏见半抗拒半妥协的默许下在终端上装了定位器。


而此时,伏见并没有屏蔽他。


伏见此时并不在自己的公寓里,而是在一处偏僻的废弃仓库里。


今早出门的时候,伏见就觉得有几道让人很不舒服的眼神隐晦地黏在他身上。心神一转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对针对他的行动心里也有了数。


今天Homra是在对付赤峰组的头。赤峰组是准备两手抓,就算打不过Homra也能让草薙吃个大亏。


对于一个黑帮老大把自己看得这么重,伏见猿比古很烦躁。草薙那家伙真的那么在意他么?伏见低头轻声嗤笑,对此深表怀疑。


总之,Homra那边应该空不出手来管多余的事情,还是要靠自己么。伏见暗暗思忖着各种方案,最终还是遭了暗手。


伏见暗骂着自己的大意失策,一边忍耐着恶意的调笑与恶心的触碰。对方人数不多,一个个都是彪悍不好惹的形象。


伏见狠狠咬上了其中一人摸上自己嘴唇的手指,那人吃痛的缩回受伤的右手,左手扇了伏见一巴掌。


伏见皮肤白皙滑嫩,一巴掌上去立马红了一大片,随即肿了起来。本身看上去是弱不禁风的秀气,此时嘴角带血红肿的半边脸颊眼神晦暗防备着的样子色|气得不行,直把这群本身就抱着非分之想的亡命之徒看得红了眼,不安分的手脚愈发猖狂,恨不得立马提枪上阵逼着伏见哭喊着求饶。


“赤峰老大说你是极品还真没错,像只小野猫一样。”被咬了手指的男人此时摸着自己的伤口,舔着嘴角一脸猥琐再没了怒火,“我可是迫不及待想下手了。”


“喂,我说菅川,你不会是想第一个来吧,弟兄们可都瞧着呢,可别自己一个人先爽了。”


“嘿,我看这家伙这幅样子估计早就给那个草薙操|过不少次了,谁先谁后不重要了吧,又不是给人破|处。”


伏见听着他们争着先后,心思飘到了远处。恐怕他们还真想不到草薙没对自己下过手。合着草薙是忍成了柳下惠吗,他倒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魅力这么大了。


最终,菅川走近了伏见,其他人陆续走出了仓库,口中说着什么伏见已经不在意了。此刻伏见只想好好赞扬一下这群人的愚蠢。


草薙解决掉仓库门口守着的三个人闯进仓库里的时候,还来不及对躺在地上腹部大出血的大汉感到惊讶,就被伏见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应该说,在判断出没有危险之后,草薙就把所有心思放在了伏见身上。


草薙不知道伏见经过了什么样的恶战,能把一个体格数倍于他的壮汉打成这样毫无还手之力,想必不会轻松。


伏见的状况并不好,衣衫破碎,身上并不只有青紫雨痕和点点血迹,还有一些啃咬出来的痕迹。草薙顿时眼神暗了下去,凉凉的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男人。


菅川并不是一个好解决的对手,有足够的力气,人并没有精|虫上脑蠢到家,还知道防备着伏见,偷袭并没有占到多少先机。两人都有些在意外面的情况,按理说菅川喊得那么大声的几嗓子,外面的人早该闻声进来了。菅川一分神便被伏见抓到了机会。虽说靠着技巧好不容易搞定了菅川,伏见自己也没捞到多少好。


仓库的门被踹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背对着阳光刺得伏见眯了眯眼睛。


等伏见回过神,他已经不自觉地放松下来了。


看到这个男人,竟然让自己觉得安心。


伏见挪开了视线,不想同时被草薙轻轻抱在怀里。草薙的手很凉,抚在伏见的后颈处。伏见打了个寒战轻轻地挪了挪脖子,草薙手下微微用力按住了伏见的小动作。


“手,很冷。”


草薙比伏见高出一大截,成年男子宽厚的怀抱满满当当的把伏见护在当中。草薙环着伏见的腰,忍耐住想要将其揉进自己怀里的冲动,动作极度轻缓。伏见闭上眼,萦绕着周身的是比起前些日子淡了很多的烟草味。


这人不会是在戒烟吧。少了这个味道,还真有点不太习惯。


“草薙先生……”伏见复又睁开眼睛,念了草薙的名字。是在提醒他,也是在提醒自己。


“让我再抱一会儿。”草薙完全没有放开伏见的意思,“这次是我的错,我并不想你遇到危险,但还是把你置于这样的险境里。”


“我很怕。我怕你出事。来的路上我紧张得根本不敢多想,只想快点,再快一点赶到你身边。最好能有超能力,随时都能出现在你身边。”


“那是什么……超人吗?还是你的英雄情结犯了。”伏见闷闷地吐槽。


“当你一个人的英雄也不错。”草薙轻笑两声,胸膛的震动传达给伏见。


糟了。


伏见试图把自己推离草薙,草薙却骤然用力箍紧了他。


“草薙先生,够了。这样下去对我们都不好吧。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有人能用我绊住你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虽然不喜欢这种说法,但我只是个普通人,不想做别人的软肋,更不想牵扯进这种麻烦事里。”


“我喜欢你。”


“诶?”


“我喜欢你。”


“不……等等…什么…为什么突然?”伏见大吃一惊,抬头看着草薙。草薙微微放松了双臂,让伏见仰头的动作不至于太难受。


“伏见你不是说不知道我的想法吗?这就是我的回答。我喜欢你。想宠着你护着你,想把你占为己有,像恋人一样拥抱亲吻做爱。我不觉得你的存在会是我的软肋,也不会胆小到害怕担起这个责任。我知道伏见你要强又优秀,大概不会想要我的保护,但我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


草薙的神情过于认真,过于深情。几乎让伏见以为听见了自己加速的心跳。


真的,糟糕了。


伏见猛地低头,脸上红得像发烧一样。


草薙没继续说下去,转而在伏见额上轻轻印下一枚吻。满眼柔和地看着伏见泛红的耳尖,忍不住扩大嘴角上扬的弧度。


尽会趁虚而入。


犯规的大人,果然最讨厌了。





【TBC by 安静咸鱼的蠢作者】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