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出猿三题】合并系列之小巷子|啃咬、梦境|忍住、魔术师|呼吸

架空架空架空√OOC√纯脑洞√画风有变√内有胡扯√小心食用√作者是错字受√排版被狗吃了√


首先,忏悔一下几个月来没动过笔,浪费了诸多脑洞。囧rz

其次,还是要感谢阿洵和九一大大等夶夶的鞭挞。虽然没能赶上一月的小尾巴,还是拖到了二月。跪拜谢罪。【恩,其实就在刚刚,蠢作者发现一月有31天_(:3」∠)_

第三,本来想写长点的,最后还是截取重点画面了。恩,别问我前因后续怎么办。_(:3」∠)_

最后,坏苹果单曲循环中。嗯。_(:3」∠)_


PS:请小心食用,某些看似专业的东西如果有bug欢迎指出。以及,恩,被和谐了,我试了一下Tumblr。另外完整版在不老歌上也会放着,链接在文底和简介里都有。

PPS:完全不知道大大们的【点我】从哪里可以设置,所以直接丢了链接上来_(:3」∠)_


❁小巷子|啃咬

伏见被草薙狠狠地推到了墙上,带着惩罚意味的唇舌粗暴的侵入。伏见被草薙擒住手腕反手高过头顶压在墙上,双腿也被强硬的分开,防止伏见逃脱。

草薙板着一张脸,与其说是在吻伏见,不如说是在啃咬着。伏见被他咬破了嘴唇,鲜血刚流出就被草薙用舌卷着分享给伏见。铁锈味被味蕾传达给中枢神经。这是两人都习惯了的味道。

伏见腹部的伤口略微撕裂,开始流血,虽然还能勉强掷出小刀战斗,但现在他看着难得将怒色形于色的草薙,伏见蓦地不想挣扎了。

或许是知道草薙说的都是对的所以不反驳,或许是身心太过疲惫所以不反抗。在草薙面前,所有的逞强都遁于无形。

第一次以卧底的身份站在敌对的阵地时,这个男人就没有惊讶,仿佛知晓了伏见的一切举动一样。八田等人不可置信的责怪时,他也只是冷静的做着他该做的,不曾阻止八田,也不曾开口责怪。

想到这里,伏见在内心默默地咂舌唾弃着做无用功的自己。白白接了个没有加薪的倒霉任务,栽了只能怪自己。

草薙察觉到对方越来越温顺的回应,又下了一个狠口咬得伏见“嘶”得痛呼出声,又随即被淹没在草薙更深入的吻里被掠夺着空气。

“这种时候还走神,猿比古在打斗的时候也这么无防备吗?”

半晌,草薙放开伏见,松开牵掣着伏见的手将他汗湿到黏在一起的刘海拨开,额头抵在气喘吁吁的人额上,搂住伏见的腰。

草薙的语气透着某些危险的不满。

可伏见从来不管这些。

“那草薙先生也一直这样孤身闯入敌营挟持别人的手下吗?”

他揉揉自己酸疼的手腕,暗骂一声好大的手劲,却也不开口抱怨。

两人此时身处一阴暗小巷内,人迹罕至,却是伏见在混战中“无意间”逃逸到这里,“不小心”撞见潜入的草薙,随之被“挟持”着惩罚了一番。

“怎么可能,我只会挟持你。”

伏见又暗暗地骂了一句,眼前的男人日前还通过自己给宗像传递情报的路子给自己留了些莫名其妙的信息,也不知道他一个红组的人是怎么黑进蓝组的系统的。现在又一个人跑进来,不知道是不是大脑发热烧坏理智了。

“我要是不来,你一个人坚持到接头地点怕是要失血过多晕过去了吧。我担心你。”草薙此时已经平静了下来,刚遇见伏见时被他的伤势所引出的怒火仿佛消失在唇舌交融之中。

伏见撇过头,咂舌一声。内心不识好歹的雀跃着,又怕被发现一样倔强地制造着尴尬。

草薙似有察觉,也不戳破伏见的小心思,嘴角若有若无地弯起,眼底的温柔这才蔓延开。




❁梦境|忍住

伏见最近总是睡不好。

草薙看到伏见愈发加重的黑眼圈后,旁敲侧击从青组的吃瓜群众口中问出了“伏见最近晚上几乎没睡觉”这一现象。

“我晚上两三点起来找水喝的时候,伏见先生也在厨房,好像还待了很久的样子。”来自不愿透露姓名的日高。

“对对,好几天都是这样,我也看见了。我还以为是闹鬼了。”来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道明寺。

“最近伏见先生好像脸色不是很好,上班的时候一直在喝咖啡。”来自不愿透露姓名的弁财。

几人的信息一综合,草薙便发现这个情况持续了好几天,并且没有缓解的趋势。

“做噩梦?”草薙亲自询问伏见的时候得到了这样一个回答。

对于草薙的担忧,伏见显得毫不在乎,“过段时间就好了,不用管我。”

草薙皱眉,决定采取一些行动。

行动之一,将伏见拐回家中一起睡觉。

大半夜,被草薙按着睡觉的伏见猛然惊醒,惊魂未定的大口喘着气,同时被伏见的举动惊醒的还有一直浅眠着的草薙。

草薙什么也没说,只是给伏见喂了几口水后,把伏见搂紧按在自己怀里躺下。

伏见蹭到草薙的颈窝处,懒懒地半睁着眼睛,没有入睡也没有起身。时不时地眨下眼睛,长长的睫毛扫到皮肤一阵麻痒。

这样的行为持续了很久。草薙决定执行下一个计划。


https://youusaki.tumblr.com/post/138421533333/出猿三题梦境-忍住-和谐篇


梦境中,幼小的伏见憋着委屈的泪水,抱膝蜷成一团忍耐着。有个男人走过来将他抱起来安抚。

“没事了猿比古,有我在。没事了。”

这个怀抱,比父亲的还令人安心。伏见懵懵懂懂想着,只觉得有他在那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便再也伤不到他了。


那之后,便是一夜无梦。




❁魔术师|呼吸

金发俊美的男人站在半密封的水箱里,神态自如。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不断从头顶的被锁封着的铁丝网向下倾倒的水渐渐没过了男人的胸口,脖颈。

男人深吸一口气,水没过头顶了。

在四周的黑色幕布落下前,男人挣扎着想打开手上以及头顶的锁样子被定格在了观众的脑海里。

计时开始。

在男人气息短缺之前,他得逃出来。

这是性命攸关的赌局。

所有观众都为此集中精神关注着这个被掩盖住的大水缸。

一开始还能有些撞击玻璃的声音,半分钟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计时逼近一分钟,这时候大部分人都不能在水中继续憋气,大家的心都吊了起来。

时间接近一分半,水缸里还是没有动静。

观众席后面的黑暗中,伏见很是焦躁。

按照以往的彩排,算着时间草薙也该逃出来在观众席后面现身了。

时间还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伏见忍不住跟着观众憋气等待,目光紧紧盯着舞台。

再过一会儿,再过一会让如果草薙还没出来,就算砸了这次的表演也要冲过去。

伏见心里骂着那个吊着所有人的心思的男人,一边回想着自己检查过一边又一边的流程和设备。

所有的机关道具都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就在演出前几分钟还检查过的。

不要紧的,那个男人不会这么轻易的死的,他会像以前一样笑着出现在自己身边,吓所有观众一跳,然后迎接全场的掌声。

对,一定没事的。

这次的表演时间比以往都长,不知为何伏见内心总是有着隐隐的不安。

肾上腺素分泌增多,心跳快得让伏见觉得心脏马上要破膛而出,不自觉的吞咽了口水,眼睛却不舍得眨一下,怕错过了一秒不到的细节。

时间已经过了三分钟,人再怎么憋气厉害,没有经年累月锻炼过也终究要到达极限。

这次的记录已经超过了以往草薙在练习中的记录。

这不对劲。

有些观众已经开始悄声交流些什么。

伏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拿起无线对讲机小声联系了隐藏在舞台黑暗处的工作人员,却没有人回应。

为什么没有人回应!?

伏见觉得自己脑袋里的神经快绷断了。

伏见抓住最后一排观众席后面的栏杆,用力到关节发白手背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一个全身湿透的人猛地从身后抱住了伏见,手指的力度,臂弯的弧度,气息喷洒的高度,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伏见大口喘着气,他这时才发现,自己也屏气了很久。

过于紧张的他竟然没有发现这一点。

“身体怎么这么紧绷,别怕,别怕,我在这里,好好地回来了。”

伏见抓住男人的手臂,心里竟然有点委屈。

为什么要那么久?是不是还串通了工作人员?吓自己真的那么好玩吗?是不是还偷偷练习了憋气?那期间有没有遇到危险?

伏见内心已经充斥着各种念头,猛地一吸气压回这些说不清是惊是忧是怒还是喜的念头还有种种后怕,用力挣开身后人的怀抱。

“啧,每次都要弄湿我的衣服。”伏见将草薙拉扯着向前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结束了我们再好好说清楚,草·薙·先·生。”

草薙无辜的举着双手表示清白,伏见不理他,向灯光师示意。

在现场观众的喝彩掌声中,伏见把毛巾递给草薙,草薙笑嘻嘻地与身边的观众们打招呼。

草薙每次结束表演之前,都要浑身湿漉漉的抱抱自己。这已经成为了某种甩不开的小习惯。

好像没有这个步骤自己就没办法真正放下心来。

一切如常。

还好他没事。

还好。

啧,哪里还好了。伏见怒视着这个胆大包天敢耍自己的男人。心里盘算起了各种报复的小手段。

草薙·逃生大师·妻管严·出云表示后背一凉,菊|花一紧。


【终于能够打出的END_(:3」∠)_】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79102&tid=3149462#Content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