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出猿三题】冬天、山怪、尸体

OOC√纯脑洞√架空√

虫师设定√尊哥过场√略出尊出世礼尊……总之关系有点复杂。

已设路人四枚√

请小心食用,此致敬礼。—蠢作者


草薙出云像往常一样招待光临homra酒吧的客人们,遇到熟人会笑闹着打招呼,有新顾客来了也很快被老顾客们驾到一边拼酒。


“是叫片桐桑对吧,我跟你说啊,这里可好了。酒的味道甘醇劲道足,来这儿的都是识相的不会闹事,更重要的是,老板帅又多金。”西村拍着片桐的背一副“信我没错”的老大哥样,可惜人已经醉得满脸通红,在片桐眼里就是一个耍酒疯的老大叔,“嗝,我说你别不信呐,那边的!不许笑!”


西村起身拍桌喝止住偷笑的秋原和大江然后摇摇晃晃的坐下,对面两人捂着嘴忍笑。


“这俩滑头,不管他们。”西村指着坐在吧台上跟出云说这话的年轻女子道,“看你新来的大概不知道,那是淡岛小姐,就是那个有名的S4的副官。看看她的身材长相,还不是被草薙桑迷得天天往酒吧里跑……嘿嘿嘿,所以说嘛,跟着草薙桑有酒喝有肉吃。”


得,这人醉了还是老板的脑残粉一枚。片桐把醉倒了的西村放倒在沙发上任他呢喃着睡了过去,偷偷瞟了一眼出云,发现出云正笑着朝看向这边。片桐连忙点头示意自己很好。


笑意中仿佛带了点别的什么,片桐不能很好地分辨出来。


许是光线太昏暗了吧。片桐想着。


等出云复又转回头去与淡岛小姐说话的时候,片桐才放松得呼出一口气。


“别看老板那么温和,人可厉害着呢。”秋原大口饮下威士忌,看片桐疑惑得看着他,解释道,“你也感觉到了吧,老板他,虽然是笑着,却给人一种压迫感。”


片桐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想起了刚才自己看不懂的笑容。


那是压迫吗?


那感觉更像是悲伤聚集成的厚重乌云,经年累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倒是与这狂风大雪之境极为相合。


“抱歉呐,世理酱。那几个老顾客总说这样的话。”


“不,没关系。我也习惯了。”淡岛世理比起平时强硬干练的作风来说要软和许多,大概是放下了头发把负担也一起暂时撂下了吧。


“说起来,最近没看到伏见呢?”


“室长让他进山了。”


“进山?在这种气候下?”草薙惊讶地看着淡岛,“就算是小猴子也撑不住这样的大雪天吧。他去干什么?”


淡岛皱着眉,不知是担心伏见多一些还是听到草薙对伏见的称呼而内心复杂多一些。


“好像是去取什么东西的。”淡岛看了草薙一眼,挖了一口特制大份红豆鸡尾酒,“听说是与周防尊有关的。”


草薙停下了手中的活。


“尊都已经去了三年了。能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留下?”


“关于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室长不肯多说。”


“不管怎么说,还是让人担心啊。”


草薙出云说着点起一支烟,呼出的淡薄烟雾模糊着视线。


沉默一时弥漫了吧台。


“嘎吱”,酒吧的门被推开,鹅毛大雪被狂风裹着卷进酒吧,草薙瞥了一眼门外。


大雪依旧。


内心更不安了一些。


从淡岛处得知伏见近况后,少年单薄的身影反复出现在草薙的梦里。先前捡到这个淡漠的少年时也是这样的大雪天,草薙在酒吧门口看到了冻昏过去的少年。在对方身体好全之前收留了他几个月,代价就是留在酒吧里帮工。


少年总是别扭着不肯接受他的好意。撇过头声若细丝的“谢谢”总让草薙心里像被猫爪子小心翼翼的触碰过一样不自觉的软化成一汪潭水。


是了。那时候,尊还在。


尊总是喜欢在非营业时间赖在酒吧里,时间长了,草薙也就由着这个看门神一样的大型猫科动物镇守在酒吧里。只是伏见一开始被尊吓得不轻。


怎么说呢,就像遇见成年狮子的幼崽。


明明害怕到捏着草薙的衣角还微微颤抖,背脊却倔强的挺直着。可爱极了。


过了三天,还是没有伏见的消息。


草薙决定上山找伏见。


他并没有告诉其他人,只是挂了暂停营业的牌子独自上了山。


早年间作为猎手锻炼出来的本能并没有随着开酒吧的悠闲生活而消失。


冬眠的蛇,穴居的兔子,猎人小屋。一路上草薙尽可能的寻找伏见的踪迹,可是连日来的大雪覆盖了所有的痕迹。


在这样的雪山里茫然的寻找什么是最危险的。


草薙揉揉眉心,将事前准备好的一小碗光酒倒进半山腰的小池中。


小池塘在深冬也没有结冰,反而散发着淡淡地热气。这是山主大人居住的地方。


许久,一只万年老龟慢慢浮上水面,眼睛紧闭似乎没有要搭理草薙的意思。可草薙知道既然山主接受了光酒的贿赂,就会听取他的一个愿望作为代价。


“山主大人,能否引领我找到近日来进山的那个少年吗?”


山主缓慢地挪动着脖颈,一只银狐狸蓦地窜出来蹭了蹭草薙。


“谢谢。我会再带光酒来的。”


找到伏见的时候,他正窝在一个山洞里,略狼狈的坐在火堆边取暖,头发乱了眼镜也不知踪影。看上去勉强过得去。起码没有受伤、生病。


“草薙哥?你怎么来了?我明明……”


“明明不让世理酱跟我说么。”


“对不起。”


草薙坐到伏见边上,伸手将瘦削的青年揉进自己怀里。引路的银狐狸坐在两人面前一会儿舔舔草薙一会儿蹭蹭伏见。


草薙给了银狐狸一滴光酒作为奖励,这只皮毛柔顺的狐狸乐得在地上打了个滚。伏见掏了掏口袋,拿出了一串红色果实,摘下了一小颗递给了银狐狸吃,然后把整串都给了银狐狸。


“帮我交给山主大人,这次谢谢他的帮助。”


银狐狸舔了舔伏见,满意的离开了。


“我呢?”草薙略带残念地说,“好歹我也大冷天的出来找你了,就没有给我点奖励吗?”


“啧。谁知道你会擅自跑来啊。”伏见皱眉数落着草薙,“你也老大不小了,又不是体力最好的时候,一个人跑到山上来绝对会被十束哥念叨的。而且我也是做了完全的准备上的山,你瞎担心什么呢?”


草薙抱着青年,眼眸间尽是温柔,一颗心也总算落了地。


“就是会担心啊。即使知道你长大了,变强了。人总是说没就没了的。”


“我找到尊先生了。室长本来要跟过来,被我制止了。毕竟山主大人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伏见窝在草薙怀里,闷声解释道,语气干干的,想必是心情复杂。


草薙知道以伏见的能力加上山主大人愿意帮忙,要找到尊也要废一番功夫。毕竟是在那样的深涧里。


顺了顺怀里人的头发,雪化成水使得伏见细腻的头发湿湿的黏成一缕一缕,让伏见显得比平日温顺多了。


草薙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尊干了什么为什么会丧命在这深山里草薙心里也有数。数年过去,再纠结于此并没有什么意义。就算宗像礼司这人想从尊那里得到什么也不再与homra有关。


而且以那两人的关系,也是于情于理。然而手握权力等于被束缚着无法自由活动任意妄为。宗像礼司他,大概是想独自前来的吧。


事已至此,终是释然。


悲伤也好,遗憾也好,最简单的喜怒哀乐早已被眼前的人所牵挂。还有其他什么事是重要的呢。


只要伏见平安无事。


“回家吧。”草薙说,“小猴子你很久没有来酒吧了,好不容易成年了想给你准备一杯Wild Turkey,结果你一直不来。”【注1】


“啧。那么吵闹的地方,就为了喝杯酒才不想去呢。”


“小猴子你这么说也太绝情了,好歹一起生活了那么久。”


”啧。别用那个幼稚的名字叫我。”


“呐,小猴子。说好的奖励呢?”


“啧。什么时候说好了?”


草薙趁伏见不备成功偷了香。闹得伏见好久没理草薙。


偶有迷路的旅人误闯那片深涧。奇异的是,无论春夏秋冬,那里总开着大片大片的红色曼珠沙华。


躯体之上绽放的花朵,汲取来自逝去之人的生命,随风摇曳,是来自彼岸的耳语,寄存的是来自过去的回忆。


一つの思いを、僕らは何処まで守れるだろうか。【注2】


【end】


【注1】日本成年年龄为20周岁,未成年不能喝酒。Wild Turkey据说是尊哥常喝的,消息来自度娘。


【注2】逆さまの蝶--SNoW,地狱少女op歌词。【翻译:心中的这份愿望,我们又能将其守护至何时呢?】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