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出猿生贺】Love For Life

小猴子生贺文√

30vs41 年上√

已婚√改姓√中年梗√甜√温馨向√

作者是错字受√

内置软萌猫咪,原型蠢作者【捂脸】,原梗来自于 @PAAAAAAAAAAAA 感谢阿洵=3=

初投稿请多指教╰( ̄▽ ̄)╮


都说男人越老越有味道。阅尽沧桑的成熟淡然、为人处事的圆滑周到,草薙出云这个男人只要静静地点上一支烟便深邃如深涧潭水。岁月并没有留下过多的痕迹在这个矫健的身躯上。即使他依旧习惯于身着酒保服,安然的经营着他的homra,偶尔前往解决小麻烦的时候干脆利落的身影依旧不输当年。


当然,关于体力这一点还是猿比古最有发言权。


“啧,都快五十了还跟二三十的时候一样,身体就不会被掏空吗。”某天清晨,草薙夫人揉着腰咂舌道。


“喂喂,我才刚过四十一岁的生日,怎么就快五十了。”草薙先生哭笑不得,“我精力好还不是好事吗,我可不想这么早就被猿比古追赶上了。”


“让我照顾又不会把你怎么样……”猿比古把头转向另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试图挪着酸软的腰下床。


出云拦腰一把抱起猿比古,走出卧室。


“嗯?你说什么了?”出云假装自己没听到猿比古的话,低着头询问。可是嘴角微妙的弧度也好,眼眸中藏不住的宠溺与满足也好,极近距离下喷散在颈间的温热气息也好,猿比古就算闭着眼只感受到男人胸膛随着话语呼吸轻微的震动,便知道出云一定听到了自己刚才的话。


“啧。没说什么。”被安稳的放到懒人沙发上,猿比古抬头便看到了出云遗憾的眼神。“所以说你在期待什么啊。”


“猿比古很少说出这么可爱的话啊,当然想多听几遍了。”出云笑起来极尽温柔又带点狡黠。旁人一眼便能看出的爱意被恣意地挥洒给看似不领情的另一方。


过了十几年,对方的一举一动早已洞明,感情也好观念也好也早已心知肚明。


在两人的关系中,猿比古总是稍显别扭,言行举止都像他们养的那只高傲的黑猫芝麻,只有随着心情摇摆的尾巴透露出了内心。偶尔逗弄过头了便会看到他貌似凶狠的扑上来一口叼走玩具。


出云是一直注视着猿比古的。所以能察觉出他心情细微的起伏,所以猿比古每每抬头便能发现对方的视线与浅浅一笑。


“怎么,不开心了?”出云将早餐放到猿比古面前,看他一脸不爽的刷着终端。“道明寺君又做错事了吗?”


“老问题了,让他自己处理。”


“不帮忙吗?”出云好笑的看着猿比古,通常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猿比古总是会监督着道明寺君改正文书上的错误或者干脆自己动手。


“啧。难得的休假,我才不想帮别人改那些幼稚的错误。”


细细品味着恋人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出云笑得高深莫测。


“今天这么可爱,是因为情人节吗?”出云忍不住轻轻吻了猿比古。无论过了多少年,这种带着怜爱的亲吻总像羽毛划过心间,引起瘙痒难耐,男人却总是坏心眼地等待着猿比古主动袭击。而猿比古的回应也总是一把拉着出云的衣领毫不客气地侵占领地。在床事上,猿比古就算是承受方也不会放弃主动权,奔放浪荡得不像是那个别扭的青年。


少年时期的猿比古总是略带焦躁,冷静犀利的思路,不符年龄还略带稚嫩的成熟,对世间的大部分都抱有着与众不同的偏见。


三十岁的猿比古褪去了焦躁与稚嫩,在出云的感染下也慢慢抛去了曾经的偏执。


咂舌的习惯倒是保留了下来,在出云看来这就是与偶尔的起床气一样可爱任性的撒娇,像极了芝麻傲娇地撇过头柔软的耳朵却止不住颤动的模样,出云每每凑过去揉揉猫脸摸摸耳朵,小猫爪子轻轻按着出云的手,像是在拒绝却从不伸出尖利的指甲,只余肉垫软弹的触感。于是愈加怜惜。


看着猿比古夹起一片故意放在里面的青椒,皱着眉头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咂舌一声囫囵把蔬菜都吞了下去。


“嗯,有好好地在改进。虽然还是讨厌蔬菜,却不会像以前一样强硬的拒绝了。”出云伸手抚平了猿比古皱起的眉间,“可别皱眉头了,会变成小老头的。”


出云状似无辜,对猿比古的死亡视线全盘接受,只是笑着看着猿比古,直至对方撇开视线狠狠咂舌一声。


果然很像芝麻啊。这么想着,出云揉了揉猿比古的头安抚他。猿比古耳根微红,即使没给出云看到正脸,也完全能想象出自家恋人此时惹人怜爱的表情。


这么一个人,如何能放手呢。


弯起眉眼,眼眸中有星星点点的火种燎原,经久不息。


吃过早饭,出云让猿比古趴在自己身上,给他按摩酸疼的腰背。常年做着技巧性极强的花式调酒的双手灵活而有力,按压着不适的地方格外得舒心。猿比古不一会儿便困顿地在出云身上昏昏欲睡。


“这就要睡了,不是才起来吗?”出云摇了摇猿比古,试图让他清醒一点。


“啧,别吵。”猿比古无力地挥开出云的手,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也不想想你昨天做到几点的,我可没有草薙先生一样的好体力。”


“明明你也姓草薙的,还是说你比较喜欢被叫草薙夫人?恩?”


“啧。”


猿比古撑起身子,闹别扭似的想离开出云的怀抱,只是还没等出云伸手揽回他,便已经后悔擅自离开这温热的怀抱了。腰间的酸软不适让猿比古在权衡之下选择再度趴回去,只是重重地咂舌一声以彰显自己的不满。


出云愣了一下,忽而轻笑出声,搂着猿比古调整到了一个双方都比较舒适的姿势。


时光静谧,阳光透过窗帘只余小半光束,正适合忙里偷闲的回笼觉。出云静静地看着猿比古的睡脸,一手扶着腰间一手捋过倾落的柔软发丝,在头顶印下一吻后轻声呢喃着什么,随后抱着自己的珍宝坠入梦乡。


睡梦中,仿佛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诉说着情意,心间温暖柔软到嘴角也洋溢着笑容。


宛若美梦,恰是一往情深。


【end】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