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绝不是二货

状态不太好、归期不定。

【出猿】过犹不及


久违的邻居梗√有感而发√失踪人口闪现√

可当做短篇单独看,不影响食用。


只剩半截儿的落日将那一圈云彩都染成了火烧般绚丽夺目的红霞,两只燕子划过近处的天空向伏见猿比古飞来。


哦,请不要误会。这并不是因为伏见养了两只燕子,而是这两只燕子决定在伏见家门口的屋檐下安家落户,建了一个巢。


现在这个不能算大的巢里已经冒出了三只小小的雏鸟,带着还未褪光的灰色绒毛,叽叽喳喳地迎接回归的父母。而伏见猿比古双臂撑在走廊的栏杆上,百无聊赖的看着金发男人弯着腰清理着地上的鸟屎。


居然还一脸乐在其中。真是无法理解。伏见想着,撇了撇嘴并没有说什么。


金发男人名曰草薙出云,住在伏见猿比古的隔壁。伏见认为,两人互为邻居但并不算私交甚笃的那一类。所以他完全无法理解草薙出云每天一脸慈祥,主动跑来打扫卫生并且拉着不情不愿的伏见观摩小燕子生长日记的行为。


明明燕子巢建在他家门口啊!伏见猿比古罕见的有些憋屈。


事情的开端还要回到四月,樱花盛开的季节。


某一天清晨伏见一脸疲惫走出家门时,一个黑色的矫健身影略过眼前,向头顶飞去,随后脑袋上传来了清脆的鸟鸣。伏见一扫疲惫,不可置信的望向声音的来源,那个屋顶下明明前一天还不存在的用唾液将泥土和小树枝粘着在一起搭成的鸟窝。


燕子居然在他的房门口建了窝?


可能普通人会感到惊喜,咂舌着观赏许久并拿出终端拍几张照,随后将这一消息传播给所有认识的人,持续兴奋到要亲手打扫燕子屎的那一刻。


然而伏见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开始思考将燕子窝破坏是否可行。


首先要避开他的邻居,那个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他特别热心的古怪邻居肯定会想方设法留下这个燕子窝。其次,理论上来说巢穴被破坏了的燕子应该不会把窝搭在同一个地点。毕竟现在还没有生出燕子宝宝,这对燕子夫妇还有机会重新搭窝。就这一点来说他也不算丧尽天良吧。


伏见冷静了下来,并开始计划起丧心病狂道德沦丧的破坏燕子窝行动。


想象与现实的美好与残酷总是相对的。


正当伏见掂量着计划的一二三步时,他又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他的邻居一脸笑眯眯地端着了一盆植物出现在了电梯口。


他的邻居心情愉悦,从容的与伏见打了声招呼,“早上好啊,伏见君。”


“……早。”


“这么早是要出门吗?”


“没有,就去一趟便利店。”


草薙将手中的植物放在燕子窝的下方,调整了一下位子之后对伏见说,“正好我也要去便利店,一起吗?”


伏见对外界兴趣十分寻常,倒是对普通人感到新奇的事物反应平平。兴趣是一回事,伏见并不会因为兴趣就主动搭理一个麻烦的邻居。但如果这个麻烦的邻居踏入了他的领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答应了草薙的邀请。


路上,草薙对他的行为做出了解释,“今天凌晨下班回家发现你家门口多了个燕子窝,我想了一下觉得以你的性格应该不会想要留着它。“


总结非常精辟到位。伏见在心里做出回应。


“但我觉得燕子愿意在那里筑巢是一件好事,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你能留下它。”草薙继续说道。


“我可不想打扫鸟屎。”伏见明确表示出拒绝。


“没关系,我来打扫。”草薙笑得一脸平和。


伏见强压下见了鬼的表情,打量了草薙的笑脸足足半分钟,没有端详出一丝一毫的不情愿。这让他惊讶了。


“草薙先生你有这么喜欢小动物吗?”他难得的斟酌了一下用词。乐于助人?热爱自然?


怎么想都很奇怪。


“嗯,那算是一部分理由吧。”草薙并没有否认伏见的说法,他进一步解释道,“刚刚那盆植物是原本养在酒吧里的番茄,放在窗边可能还是缺少了阳光,所以长得不是很好,你也知道的我那间酒吧的窗户都是有色玻璃,透光性没那么好。正好放在燕子窝下面,又有自然力量的滋养,又能够解决你的烦心事,我也能顺利的养植物。这不是一箭三雕吗。”


伏见皱着眉头,仔细思考了一下。并不能挑出刺来,但还是怎么想都很奇怪。可能是草薙这个人与养植物清理鸟屎这种亲近自然的行为不是很搭吧。


还是不够了解这个古怪的邻居啊。


就在这个念头冒出来的瞬间,伏见的小心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


过了两个月,草薙仍然风雨无阻每日观察植物与燕子窝。在小燕子出生后又多了一项活动,拉着伏见早晚观察两次燕子宝宝。


拒绝了许多次的伏见总有被逮到的时候。


回到开头的画面。


伏见刚下班便被强迫饿着肚子观察鸟类,心里怨声载道。但人家一个邻居好心好意帮他打理非自家的燕子窝,并不好恶声恶气的说“又不是我求你帮我的”这种没心没肺的话。


可饿着肚子总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


“伏见君。”草薙蹲在地上观察着小番茄的长势,并没有回头看伏见。


“什么事?”伏见一瞬间并不能把握草薙的内心活动。


“伏见君还没吃过晚饭吧。要一起吃吗?”草薙站起身,拍了拍手。


伏见下意识的反应便是拒绝。“不了,今天不想再出门了。”


“是吗,那要来我家吗?中午做的咖喱太多了,我一个人的话实在是吃不完。”


“草薙先生,你不去酒吧吗?快到开店的时间了吧。”


平时草薙邀请伏见吃晚饭,通常是去他自己开的酒吧。晚上八点开门,但总是要六七点便去做准备。伏见去过一次。料理很好吃,就是草薙先生的“雇员们”跟他实在合不来。一碰面便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今天闭店,休息一天。”


伏见总觉得这个决定十分的随性,可能那些闹腾的“雇员们”并不清楚他们的老板擅自决定今晚不开门做生意了。但同时脑海里浮现出了他空空如也的冰箱,伏见一瞬间表情严肃。他并不想逞强亏待自己,于是便失去了拒绝的理由。


跟着草薙回到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伏见被按在沙发上,手里多了一杯橘子汽水和电视机的遥控器,面前摆放着花样繁多的各式点心。


总觉得自己被当做小孩子对待了。


有些不爽。


“很快就好了啊,稍等一下。”草薙这么说着,戴上了围裙消失在厨房里。


伏见窝在沙发与茶几之间,坐在坐垫上打量着草薙的家。


格局是完全与伏见自己的房间一模一样。对于草薙的风格爱好,在看过他呕心沥血一手建成的酒吧后,伏见就铭记于心了。但草薙家中的装修风格与酒吧完全不一样。上一次来到这里时还只有基础的桌椅沙发电视,现在也依旧是以较为明亮的暖色调木质家具为主,但是小物件比如伏见现在坐着的这个无比柔软的狗狗坐垫零零散散的填满了这个家。


他是不是把杂货店整个搬回家了?伏见看着茶几上显得十分鸡肋但又被草薙灵活运用的狗狗抽纸盒、招财猫型太阳能公仔等物,不太理解低调奢华与充满童趣两种风格怎么会是同一个人的手笔。


而草薙端着咖喱走出厨房的时候,看见的便是宁愿放弃沙发也要窝在狗狗坐垫上的伏见,内心一阵欣慰。


还好没有因为这个坐垫太大沙发上放不下而没有买它。


“吃饭了,伏见君。”


放下手中的盘子,草薙一边摘下围裙,一边拉起瘫在坐垫上的伏见,一脸幸福的无奈。“好了,一会儿再让你坐个够本,现在先吃饭吧。”


用餐后,伏见窝在狗狗坐垫上,就方才两人其乐融融吃晚饭,一个挑食一个劝食的画面越是思考越觉得不对劲,渐渐萌生出了一种危机感。


这厢草薙又端出了饭后甜点,香草冰激凌。


自从上一次在草薙面前暴露了这一爱好,时不时便能见到草薙以此引诱伏见。


“前段时间偶然在店里碰到了黑泽先生,就是我们去过的那家意大利冰激凌店的老板。正好向他问了冰激凌的配方,就试做了一下,你尝尝味道怎么样?”草薙把精致的玻璃小碗配着小勺放在伏见面前,紧挨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肯定又是把人灌得烂醉了吧。”伏见一针见血。


“怎么会,我只是按照他的喜好推荐了几款鸡尾酒而已。”草薙扮作无辜状。


伏见不置可否,捻起小勺浅尝了一口,紧接着又挖了一大口冰激凌,嘴上还嫌弃着,“这次的试作品是不是又都进了美咲的肚子?他可不爱吃这种甜食,快被你喂出阴影了吧。”


“也没有那么多次吧。”草薙对于这样的挖苦显得略无奈,但很快重振旗鼓,“何况味道要是不好,哪儿会进你的嘴里啊。”


这样的语气未免太过亲昵,伏见忍不住看向草薙。


而伏见微微偏头就能看到草薙温柔的眉眼,浸了蜜糖般黏腻的灰色眼眸紧紧跟随他的一举一动。


他想,草薙先生真是狡猾。这么近的距离便没法儿忽视那直直看向他眼眸的炽热目光。


而更狡猾的,是那轻柔的摩挲着他后颈的温热的手,以及在他耳边的低喃,“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可是会忍不住的啊,猿比古。”


伏见仿佛看见了草薙捏着把柴火走向他,而他在一口无边无际的大锅里,周身是愈发炽热的清水,热气蒸腾,身在其中连思考都困难。在他回过神的那一刻,已经无法逃离了。


“那我就不管了,我可什么都没做。”伏见最终还是恶狠狠地舀了一勺冰激凌,扭过头不去看草薙。


换来的只是耳畔沉沉的笑声。


“是啊,猿比古什么都不做就够了。”草薙轻啄了一口伏见的耳垂,听到小勺触碰玻璃碗壁的清脆响声,心满意足的看到了伏见逐渐变红的耳廓。


温水煮青蛙是个有讲究的学问。过犹不及,事缓则圆。


而伏见总是不愿意承认,草薙于他,已经不再只是一个古怪的邻居了。




END


所以草薙先生留着燕子窝也是别有用心。嘿嘿,看出来了吗?


评论(12)

热度(11)